总局人事巨变存潜台词 反兴奋剂中心管理层换血

2017-02-15 07:07 澎湃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总局人事巨变存潜台词 反兴奋剂中心管理层换血

2月14日,国家体育总局在官网公布了最新的干部人事任免信息,这也预示着中国体育正式进入全新的东京奥运周期。

按照惯例,在每一届奥运周期结束后,各中心主要领导岗位会进行相应的人事调整,一方面是有中心领导到年龄退休,管理岗位需要更新换代;另一方面,人事调整也有着相应奖罚分明的意味。

在全新的东京奥运周期,除了奥运备战的层面外,国家体育总局还将推进体制改革,以及承办2022年冬奥会的相关事宜,以上种种也让体育系统管理层的变动格外引人关注。

有功之臣晋升,运动中心领导层稳定为主

本次总局人事任免信息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各个运动中心的管理岗位变动。事实上,按照以往的惯例,由于涉及竞技项目的发展,领导岗位大都稳中有变。

此次调整也大致遵循这一惯有的思路。

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无疑是篮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李金生升任中心主任、党委副书记;原篮管中心副主任胡加时任总局训练局党委书记、副局长;原排管中心副主任李全强升任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副书记;原排管中心副主任刘文斌任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赖亚文任排管中心副主任。

李金生、胡加时两人在篮管中心任职近20年,堪称元老。分管颇受关注的大球之一,篮管中心历来是副司级干部转正的福地。

此番同为58岁的李金生、胡加时不但是压哨晋升,也延续了李元伟、刘凤岩、王渡等篮管中心副主任在此地获得转正的“福地”传统。

李全强和刘文斌两位原排管中心副主任,包括原女排领队赖亚文的升任则有着明显的提拔意味。

55岁的李全强在排管中心任职20年,对于中心管理事务相当熟悉,因此升任排管中心主任也在情理之中。

53岁的刘文斌也在北京奥运会后在排管中心埋头干了8年多。从2015年8月起,他与李全强搭档临危受命,最终辅佐郎平完成了女排的又一次奥运夺冠。因此,他也被提拔至网球管理中心。

赖亚文的破格提拔,一方面是奖励她在女排任职领队时出色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国家体育总局在提拔年轻、专业人才的进行运动项目管理尝试。

而王立伟(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原副主任)此前已开始接替张小宁接管小球中心事务,只差一纸任命。

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马文广、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训练局党委书记徐利、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被免则是因为到年龄退休。

办好冬奥,反兴奋剂成重要一环

2015年10月,北京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在国际反兴奋剂中心所进行的双盲考试中出现错误结果,被暂停认证资格。

这起事例暴露出了反兴奋剂工作中的不足。

自苟仲文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后,体育总局党组成员的分工安排也在去年年底进行了针对性的调整:总局局长助理李颖川(前北京体育局局长)主抓反兴奋剂工作。

考虑到接下来的东京奥运会周期以及办好北京2022年冬奥会,反兴奋剂工作也不容有失。因此在人事调整中,此前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管理层进行了大换班。

原反兴奋剂中心主任、党委书记田野调至体育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党委副书记;原副主任、党委副书记赵健平则被调至游泳中心任副主任;原副主任袁虹调任体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现在则由原科教司副司长陈志宇出任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党委副书记,丁涛出任副主任。

这一系列针对反兴奋剂中心的人事调整,一方面显现出对此前的相关工作并不满意,同时也意味着接下来的奥运周期里,反兴奋剂工作依然是重中之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反兴奋剂中心主任依旧空缺,不排除近期再次调整。

李玲蔚调任再次释放改革信号

去年年底,著名的羽球女皇、时任网管中心主任李玲蔚当选为中国奥委会副主席。这次人事调整中,53岁的李玲蔚去职网管中心主任,调任对外联络司巡视员。

连续两次身份变动,也让李玲蔚成为体育改革持续深化的标志。

新华社就评论道:“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奥委会副主席都是由现任和曾担任副部级以上领导担任。李玲蔚当选既符合中央关于群团组织深化改革的要求,选配一线代表性人士充实各级群团领导班子,又有利于中国奥委会班子的专业化建设,而且与国际体育组织的做法接轨,与行政职级无关。”

李玲蔚具有国际视野、英语出众,而长期担任世界羽联理事、在北京奥组委任职以及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的经历也满足未来中国体育走出去、深度参与国际体育事务的需求。

而李玲蔚调任对外联络司巡视员也将进一步发挥其外事工作的能力,为中国体育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有助于中国体育与国际体育组织建立长期稳定的联系与合作,并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将成为体育系统改革的一种趋势。未来这种专业人才的使用并不仅限于狭义的体育专业领域,而是涉及体育产业的方方面面,包括法律、市场、管理等等。

在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看来,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也让中国体育能够赢得更多的国际发展空间,“体育背后其实是话语权”。

王雪莉表示,“因为不同的运动项目都有其起源地、规则制定者、主导方,由专业运动员、具有世界知名度的运动员在体育组织中任职,对于中国融入世界体育大家庭,并逐步在国际体坛获得话语权有益。”

“知名运动员在国际体育组织和对外交流中能有更高的认知度,对运动项目的认识体现专业性,也更易适应共同的语言体系。”

而随着人尽其才,未来的中国体育社团也将在深化改革中逐步去行政化,如今足协、篮协的协会改革已在进行试点。

苟仲文在新春体育记者座谈会上也提出,国家体育总局2017年的主要工作有四点:

办好天津全运会、推进体育总局体制改革、加大“补短板”力度、审视和探索发展之路。

显然后三者并非一蹴而就,而将是整个东京奥运周期的重点。

事实上,去年年底的体育总局局长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就对2017年体育工作做出展望,并要求做好北京2022年冬奥会筹办工作、深入推进全民健身战略、深化足球改革、完善公共体育服务系统建设、调整体育产业结构等工作。

显然密集的人事管理调整只是第一步,这也在逐渐拉开体育系统深化改革的步伐。

责任编辑:戚连民(QE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