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裔女郎坚守爵士20载 插管看球成粉红传奇

2017-05-10 10:16 网易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海沃德、戈贝尔、艾克萨姆们拼尽全力,爵士仍在主场95-121输掉第4战被勇士横扫。整个系列赛共192分钟,勇士领先了173分钟,爵士输得一塌糊涂。5年来第一次季后赛之旅以这样的方式收尾令人难过,可这支球队不是没有辉煌过,他们曾是上世纪90年代唯一一支能两次与神对弈,只差一着就能胜天半子的队伍,那是1998年。

一晃20年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变了。

曾经的盐湖城铁三角之一霍纳塞克途径菲尼克斯去了纽约,成为昔日死敌“禅师”的傀儡。斯托克顿悄然离开球迷视野很久很久,今年3月才带着他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儿出现在NCAA决赛现场支持母校冈萨加大学,马龙可能开着他的巨型卡车在某片森林里举枪狩猎,还经常出现在某些新球迷关于:“这些球员巅峰有多强?”的讨论之中。

执掌爵士23年的斯隆这赛季偶尔会出现在观众席上,只是不知道他还分不分得清场上球员谁是谁(16年4月,斯隆宣布自己身患帕金森综合症+路易体痴呆症,当时他说:“我们一直被教育,要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我已经很幸运能走这么远,这也许就是结局,但谁知道呢?我不希望大家为我难过。”)。

甚至爵士主场球馆都从三角洲中心改名为能源方案球员,今年又更名为威英特智能家居中心。

所以关于这支球队还有什么没变?答案是两个名字:92岁的伊克-霍玛和88岁的齐克-莫瑞,或者说是一个名字:“粉红奶奶”。

爵士和勇士G4开始前,爵士官方Twitter发了一张图片,两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朝着镜头挥手,其中一位鼻子上还带着氧气管(莫瑞几周前因为癫痫发作在重症监护室住了7天),她们穿着两件粉红色的特制球衣,在其他球迷的一片深蓝中显得极为醒目,比赛过程中两位老人不断进入转播镜头,她们时而握拳为爵士加油,时而跟着现场DJ高喊防守,看的极为投入。

“大家都叫我们‘粉红奶奶’,”她们笑着说,“因为我们都当奶奶了,而且一直都是粉红色的,我们是真正的爵士球迷。”真正的,死忠爵士球迷。试想一下如果你喜欢一支NBA球队,也许会想方设法到现场观看他们的比赛,随着球队的表现,整个赛季的战绩心情波澜起伏,而这份起伏能坚持多久,1年?5年?10年?还是像“粉红奶奶”一样,坚持了整整20年。

这个故事的开始还得追溯到1998年的某一天,霍玛拥有爵士季票的女儿因故不能继续到现场看球,她不想浪费这张季票,于是把票给了自己的母亲,对母亲说:“也许你和阿姨能一起到现场去看球。”碰巧,那天也有位家里的朋友要去现场,他给了她们两件粉红色的衣服,以便自己能在球馆的另一侧清晰的看到她们。

早些年,“粉红奶奶”也不是每场比赛都会到现场观看,可随着对这支球队的感情加深,她们越来越不想错过哪怕任何一场比赛。究竟有多少次她们在场边为自己的球队欢呼?姐妹俩听到这个问题对视了一下,然后说:“我不知道,我们没有数过,总之有很多很多。”

“也许超过600场?”莫瑞的孙子托马斯-莫瑞笑着说,“奶奶没有保存每一场的球票,她们会用球票去换巨无霸汉堡、地铁优惠券,鸡肉三明治之类的东西。”

她们不仅会去观看爵士的每一个主场比赛,也会参加各种球迷活动。观看球赛的时候场上球员当然是主角,到了球迷活动中,“粉红奶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14年选秀大会之后,爵士官方举办了一个球迷见面会,那年的5号秀艾克萨姆走到两位老人身前说:“我知道你们,‘粉红女郎’。”一旁的戈贝尔(13年27号秀)也笑着附和起来。

连续20年的季票持有人确实可以让球迷变成明星(更何况还有这么酷炫的装束),“几年前我们还不知道她们这么出名,”莫瑞的一个女儿特蕾莎说,“直到不知道从哪个赛季开始,几乎每一场爵士的主场比赛都会有朋友发短信告诉我:‘嘿,我在现场看见你妈妈了!’”

连续20年,霍玛和莫瑞几乎都坐在第12排第7区,她们曾想坐的更靠前一点,但被爵士官方拒绝了,那位官员对姐妹俩说:“你们坐在替补席后面不太好,球员们太高了,会挡着你们看比赛的。”这排坐席最常出现的几个人还有贝基-林德赛(爵士总经理丹尼斯-林德赛的妻子)和前爵士主场回合播报员大卫-洛克,“这么说吧,”洛克说道,“除了杰里-斯隆本人,她们俩出现在电子屏幕上得到其他球迷的欢呼声是最大的。”

“我们在这儿碰见过斯隆的,对吧?我还和他共用了一个助听器,”莫瑞转投看了看霍玛,回忆道,“他说:‘我认识你,你是粉红女郎’,然后给了我一个拥抱,到现场来看球总会有这样的惊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坚持要来(虽然现在已经是家人载她们到现场了)。”

只要到现场看球,她们俩总是比所有球迷都先到,这也让她们能更近距离的观看球员们的训练,这些年来,她们喜欢的球员包括德隆-威廉姆斯、德里克-费舍尔、凯尔-科沃尔和保罗-米尔萨普,即便这些球员离开了盐湖城,她们也会时常关注他们的近况,现在姐妹俩最喜欢的球员当然是戈登-海沃德,这赛季她们身上的粉色球衣号码是20号,既是海沃德的号码,也是拥有季票20周年的纪念。

而谈到为什么喜欢海沃德,莫瑞说:“他的发型不错。”

两姐妹除了身上的粉红装束,对爵士的死忠情结。还有另外一个更加传奇的故事。

莫瑞的全名是Keiko Mori,译作日语大概叫森庆子。莫瑞出生在日本,但成长在美国;霍玛出生在美国,却成长在日本。

1900年他们的父亲萨祖基-奥吉跟随一家铁路公司移民到日本,还在当地做过铜矿挖掘工作,几年后和一位日本姑娘结了婚。因为工作,他们不得不往返美日两地。两人共生育了8个孩子,其中4个留在了日本。1925年,刚刚出生3个月的莫瑞和父亲一起乘船回到内华达州雪松市伊利镇(美国最孤独公路的重要补给站,因矿藏丰富而诞生的小镇),莫瑞已经到了可以接种天花疫苗的年龄,却还没法记住关于姐姐霍玛的任何事。

很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在珍珠港事件后全面参战。这个隔海而居的家庭也随之陷入混乱,身在伊利镇的奥吉一家被美国政府监控,周围的同龄人会朝着只有十几岁的莫瑞叫喊:“你们杀了我的父亲和兄弟,如果你们晚上敢在外面到处乱走,我们会杀了你!”

身在日本的姐姐霍玛距离战争更近,她在熊本县一家生产战斗机和炸弹的工厂工作过,每天都能看到来自美国的战斗机飞过头顶,原子弹在长崎落下的时候,霍玛距离死神只有50公里,在那期间,奥吉的两个孩子去世了,“我妈妈因为战争而变得坚强,”多娜-霍玛说,“我从记事到现在,只看见她流过两次眼泪。”

好在这些艰难的岁月已经属于过去,二战结束后霍玛回到伊利镇和家人团聚,但当时的她根本不会讲英文。“这当然花了一些时间,”莫瑞说,“不过我们又不是什么陌生人,自然而然的就知道如何交流了。”从那时候起,两姐妹一直住得很近,她们一起聊天、做饭、遛狗,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观看爵士队的比赛。

如今快70年时间过去了,这两年总有人问她们如何保持如此积极乐观的心态,霍玛开玩笑说:“我们午睡的时间很长。”但几周前,还是有一件事打乱了她们惯常的生活节奏,当时两人正在一起做饭,聊着家长里短,“突然之间就变得安静了,”霍玛说,“我转过身来,看见我妹妹倒在地上。”

莫瑞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她的身体因为缺钠癫痫发作,她们不得不在医院的电视上一起看爵士和快船季后赛首轮的比赛,两队打到抢七大战时雷蒙德-菲尔顿投丢了一个球,莫瑞对身边的霍玛说:“干得好,我希望他多投丢一点。”

住院的时光总是难熬的,除了爵士的比赛,两姐妹还感受到了更多的温暖,那一周里,无数的爵士球迷在关注他们心爱的“粉红奶奶”,几百封电子邮件,数不尽的Twitter在问候莫瑞,连莫瑞自己都不知道她能引发这样的热潮,其中有一封邮件上写着这样一段话:“祝你一切顺利,尽快好起来,爵士队还需要你,我们也爱着你。”

好吧,爵士球迷也拥有了自己的支持者,这样的支持可能是在NBA里从未有过的,“这简直就是完美,”特蕾莎说,“两张季票,两位粉红女郎,坚持了整整20年,谁会忘掉这个呢?”

“当然,”莫瑞说,“我还会回来的。”现在,莫瑞戴着氧气管回来了,尽管爵士这个赛季已经结束,但两姐妹已经说好了,一定会出现在爵士16-17赛季的一个主场比赛中。

责任编辑:石凝(QS00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