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是一种工匠精神 郎平:女排不应盲目“男子化”

2017-05-13 19:1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昨晚,朱婷所在的瓦基弗银行女排征战于日本举行的世俱杯赛,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在北京进行了直播解说,这是郎平时隔5年重返排球比赛解说平台,她也成为腾讯体育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对于有关中国女排的种种问题,郎平一一进行了解读,她认为,中国女排还没有资本说“保持世界高水平”,只有突破自我和不断前进。

“留学”海外 朱婷不再羞涩了

记者:朱婷在国外第一个“留学”赛季已临近尾声,您当初将朱婷推出去的初衷是什么?

郎平:其实我们当时和河南体育局谈到朱婷出国比赛的事情,首先一个原则是锻炼,希望朱婷能够走出去,跟所有的世界高手在一起,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扩大排球视野。另外,也能从她们身上学到很多优点来丰满自己。第二方面,在自我管理、自我调节上,朱婷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不管是在俱乐部也好,在国家队也好,管理的方式是不同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对她今后的人生来讲,包括她的排球人生和其他方面,都是一个很大的锻炼。

记者:如何评价朱婷第一个“留学”赛季?

郎平:朱婷整个赛季的比赛我都有关注,我觉得现在基本上是完全融入。另外,我相信从训练到比赛,对她都是一个很大的提高机会,因为每天跟高手在一起,一定希望自己做到最好,对她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推动。这方面她越来越融入,不像刚开始那样羞涩或者不好意思,现在从眼神传递来讲,她与队友很默契。朱婷本身的自我管理能力就比较强,我觉得到了外面她表现得更好。

记者:能说得更具体一些吗?

郎平:今年朱婷还是进步很大的,特别是在跟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球员在一起时,她跟球队的默契、理解教练意图都很顺了,外语能力也提高了。在我去土耳其看望朱婷期间,包括战术总结、每个技术环节,我也都会给她分析,包括下面比赛怎么打更好,都会跟她有交流,这些意见能让她心里更踏实点儿。朱婷进攻方面依然比较出色,重要的是比较稳定,我认为她的一传进步不是很大,防守意识和控球方面还是有进步的。朱婷的跳发球是有潜力的,但她用得比较少。未来是否要在国家队让她跳发球,要看她的体能,这项技术对她来讲不难。

记者:朱婷取得了成功,如何看待中国球员到国外打球这件事?

郎平:我希望有一些球员能够走出去,因为在国际舞台上她们会得到特别多的锻炼,这种锻炼的价值是我们平时很难遇到的。和很多国外高水平球员交流,互相学习,作用是潜移默化的。另外,能够紧跟国际最高水平,也能提高我们个人独立作战的能力。还有球员平时的生活,完全处于自我管理状态,我们平时是没有这个机会提供给她们的。

学习技术 适合自己最重要

记者:如何看待当今世界女排男子化特征明显?

郎平:从我们的计划来讲,不仅仅是这四年,包括未来,中国女排的新人是要有延续性的,只要有天赋的选手出现,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培养。另外,作为教练班子,我们一直在关注和研究世界排坛的发展,因为在过去的4年当中,世界女子排坛更加男子化,除了高度和力量以外,提速也很快。虽然我们知道是这样的发展状况,但最后还要根据我们自己现有的条件来组成自己的打法。

我们也很羡慕很多男子的打法,但反过来想我们能不能做到,能做到多少,都需要非常冷静的考虑,不能什么都拿来学,什么都学不像,要看什么样的发展更适合自己的球队。我记得2004年雅典奥运会大力跳发非常时尚,而且一般对手很难接,但这几年大力跳发如果没有特殊的速度和力量,包括侧旋等变化,就很难破坏对手的防线。现在的跳发球和下沉的跳发,我觉得对对手的破坏性更大。类似这样的技术,在8年之内是有很多变化的,我们一定要关注。你不注意就落后了,就要吃亏。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所有的教练团队、科研团队都要密切注视排球的发展。

商业活动 不影响训练比赛是前提

记者:里约奥运会后中国女排的商业价值有了很大的提升,您怎么看待女排商业价值的开发?

郎平:我觉得还是要根据赛季比赛的需要,我们球员也是分布在全国各地,奥运会之后她们都回到地方了,在她们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参加一些有意义的活动,对运动员个人来讲,包括对整个排球事业发展,都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和推动,这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运动员不要过度疲劳,不要影响训练和比赛就可以。

记者:您认为女排项目在职业化市场化方面所面临的难点有哪些,该如何推进排球职业化发展?

郎平:我们注重每年的比赛,最终的目标是每一届的奥运会,为这届奥运会我们这三年要做些什么,这是我们最关注的内容。我觉得职业化在中国来讲是有不同意义的,还是要慢慢改革吧。中国排球协会对这一点也是非常积极的,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尝试了很多不同做法。中心领导也经常跟我们一起探讨今后发展的路,尤其是找到适合中国排球联赛的发展道路,包括引进外援、自由转会等,中国排球协会是非常认真的,相信每年都会有一些新措施出台。

排球推广 要让大家容易接受

记者:您对现在的校园排球推广有什么看法?

郎平:现在我们对校园排球是很重视的。我记得在美国执教时看到了他们的校园排球,从7岁起,那里有很多很多适合各年龄段孩子的俱乐部。下课后,孩子们一个星期会有两次专门打排球的时间,包括周末,所有大型场馆全部都是高中生、初中生的比赛,真是盛况。不是说打比赛你的目标就是今后成为专业运动员,它是一个爱好,让孩子喜欢这个项目。

记者:大学排球恰恰是女排腾飞的摇篮,是吗?

郎平:美国的大学排球也非常精彩,所有美国国家队球员均来自于大学,因为他们有奖学金。在意大利执教,我也看到很多中学生、小学生下课去打排球,有点像我们以前的体校一样,我觉得除了大学以外,其他的中学校园只要有排球场地,大家都可以参与,尤其排球是更加强调配合型的集体项目,对于大家的互相了解、互相沟通,都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

记者:如何看待排球推广的难度?

郎平:这需要很多其他方面的保证,比如你要有场地。排球比较难上手,不像有一个篮筐,我一个人就可以玩儿篮球了,排球一个人玩儿也没啥意思,因此要找到怎样的方式,让大家更容易接受。比如日本现在用了很多软排球,小孩打的时候不疼,他就喜欢,你上来就给他硬邦邦的排球,他是很难接受也很难控制的。所以推广排球方面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努力。

女排精神 每个人做最好的自己

记者:中国女排已经结束了第一期集训,队里有很多新人,您觉得新人表现如何?

郎平:今年集训会给新人更多的机会,我觉得还是达到了我们的目的。首先她们非常积极努力,另外在技术上一次训练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在今年很多赛事当中给新人创造一些机会,让她们在比赛当中展示自己,这也是一个提高积累的过程,也可以完全把她们的能力表现出来。我觉得今年是培养更多新人和发现更多新人的最佳良机。

记者:如何看待“女排精神永不过时”这句话?

郎平:里约奥运会以后,大家对中国女排精神再次进行了一番研讨,我觉得这还是一种传承。中国女排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特别多的球迷所认可,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初期。现在的女排不管换了多少波球员,这种工匠精神是我们一直强调的。我不知道我们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们要求每一个人做最好的自己,每一天去努力。我很难评估在大赛当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临场发挥等非常多的因素也不可预测,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最后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所以我们称为工匠精神。

记者:从球员到教练,再到总教练,您在排球生涯中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郎平:我觉得还是做好自己,我现在是总教练,就要知道总教练应该做什么,怎么样能够更多地帮助球队。当你在不同的位置和责任层面上时,要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要把它做好,这是我每个人生阶段要考虑的。我不会说自己现在还总考虑打球时的经验,有些经验值得借鉴,但更要展望未来,如何把未来3年4年的工作做好,怎样让女排继续保持比较高的水平才最重要。对了,不是说怎么保持的问题,我们没有保持高水平的任何资本,我们只有突破自我和不断前进,不进步就是退步。所以对中国女排来讲,从一开始我们很多方面都应该向对手学习,不断地强化自己、提高自己,才能在下一个4年取得好成绩。记者 孔宁

责任编辑:戚连民(QE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