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主席上任百天:掌握改革主导 因压力大病倒

2017-06-02 08:41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姚主席上任百天:掌握改革主导 因压力大病倒

在中国人对于时间的认知当中,100天是个微妙的时间节点。6月2日,正是姚明正式上任新一届篮协主席100天的日子。

在中国,几乎每个家庭新生的孩子,在诞生100天的日子里,都会举办一场特殊的庆典。按照民间的说法,小孩满了一百天之后就好养好带了,百天之后小孩就少病少灾。姚明早已经不是孩子,但他所倡导的中国篮球的改革,却依然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自打上任之日起,姚明推动的中国篮球改革,便已经紧锣密鼓地迈开了前进的脚步。从昔日的上海男篮的老板、投资人,到现如今的中国篮协主席;从昔日CBA联赛运营的参与者,但如今中国篮球改革的领军者,姚明的身份和位置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伴随而来的,则是思维方式和认知角度的变化。当然还有万众瞩目的目光和巨大的压力。

用姚明的话说“横看成岭侧成峰”,一百天的时间很短,但足以让姚明看见很多不同的风景。如今他已经掌握了改革的绝对主导和推动权,但他却又依然像一个孜孜不倦学习的孩子。

循序渐进,一切从调研开始

就在姚明上任之后不久,一篇文章却无意中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2月27日,距离姚明刚刚上任篮协主席仅仅过去了四天,知名篮球媒体人杨毅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姚主席,那么干不行啊》的文章。文章一一梳理了姚明主导的改革,可能面临的种种问题和障碍,并且从客观现实的角度出发,详细地阐述了这些问题的由来和难点所在。

可就是这一篇有些演绎和预见写法的文章,在万千自媒体的发酵下,演变成了姚明提出的若干提案——增加联赛场次、延长赛程、实行南北分区、取消亚洲外援、调整外援使用政策、国家队征召改为邀请等等全部遭到代表们的否决,改革还没有开始便陷入了僵局。

这样的言论一出,舆论一片哗然,瞬间引爆了各种各样的讨论。愤慨激昂、幸灾乐祸、争论不休,互联网上有显现出了当下中国社会的众生百态。为此,中国篮协专门召开了一次媒体通气会,进行了集中的辟谣。“我可以负责任地和大家说,我们没有任何人提出过议案,我们主要就是在听取与会代表的意见,分组讨论,根本没有提出什么议案。”中国篮协新任秘书长白喜林在会上掷地有声地说道。

事实上,姚明是一个锐意进取的改革者,但却并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决策者。在就任篮协主席之后,他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大量的调研。收集各方的观点、问题和意见。事实上,姚明是在2月23日上午就任篮协主席,而在下午便召开了分组讨论会。只不过这次会议没有对外公布,也没有接受媒体采访,所以外界对此知之甚少。

会议当天,代表们分成了4个小组进行分组讨论,除了当天上午的主报告和篮协章程之外,更多的还是对于新一届中国篮协未来发展的意见和建议。篮协领导班子的成员,包括姚明和其他多名副主席被平均分到了各个小组当中,听取代表们的建议和意见。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会议实质上是一个较为务虚的会议,重在畅所欲言。在此之后,姚明和篮协领导班子调研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俱乐部投资人、赞助商、体育局人士、社会各界相关人士,几乎都成为姚明和他的团队走访的对象。

这样的调研,对于姚明来说早已经并不陌生,因为早在四年前,他就以政协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两会。当时为了自己的提案,姚明也进行过调研,“以前我自己去调研,发现效果不好,大家问我的问题远远多于我问对方的问题。”姚明说道,“后来,我只能首先基于自己的日常工作,尽可能了解一些情况,然后联系好一些资源,让别人去帮忙去调研。现在很多工作需要自己去亲自完成,因为没有考察调研得到第一手客观的资料,就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决策。”

姚明一直在观察各方的状况,而千万双眼睛也在盯着姚明。虽然已经贵为篮协主席,但姚明依旧拒绝任何的“特殊化”,即便是从北京回到上海,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飞行,他也会按照程序向单位请假。“你可以得出来,姚明时刻都感受着自己身上的责任,”央视篮球评论员于嘉说。

“要不是姚明,两支国家队早被骂死了”

在已经付诸行动的改革举措当中,最被球迷关注的莫过于国家队的“一分为二”。

新一届的中国男篮,被分成了“红队”和“蓝队”两支球队,原则上两支球队完全平行,分别由两位少帅李楠和杜锋执教,各自完成相应的训练和比赛任务。在2019年世界杯的前一年进行整编合并。

在篮协上月初公布的国家队集训名单中,入选球员多达44人(其中广州男篮球员范子铭为后续补录),两队球员由杜锋和李楠进行“蛇形挑选”。为数众多的入选球员和新颖的选人方式,在中国男篮历史上无疑是创造性的。毋庸置疑的是,任何的革新都会引来质疑的声音。

在世界范围内,两支国家队平行存在几乎难觅先例,即便人才济济的美国男篮,也不过是采用集中训练、分队对抗的方式。中国并非篮球强国,高水平的篮球人才也极为有限,两支球队分开训练和比赛,生出这样那样的疑虑也不足为奇——主力球员的磨合问题怎么解决?最终的合并用什么作为标准?一分为二的国家队能否保证训练和比赛质量?两名主帅最终由谁带队打国际大赛?

一位资深篮球媒体人曾经感叹说:“要不是姚明,两支国家队(的方案)早被骂死了……”他的观点,并不是个例。

《篮球先锋报》总编辑苏群这样谈到自己对于两支国家队的看法:“现在来看肯定还是支持,但是竞技体育它有自己独特的规律,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要用成绩来说话,成绩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事实上,两支国家队的想法,早就在姚明的脑海中有了雏形。他希望这样的方式,能够让更多球员接受高水平的训练和比赛,从而更大程度提升中国篮球整体的水平。同时两支球队并行,也有助于互相之间的竞争,激发运动员的荣誉感和进取精神。

在两支国家队开始集训之后,姚明曾经不止一次亲临现场观摩球队训练。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在场下安静地坐着,而他向教练组询问最多的问题,便是关于球队的训练态度和精神作风。有意思的是,不久之前,杜锋和李楠相继带着队员观看了当下热映的电影《摔跤吧,爸爸》,李楠更是带着队员早早起床去看了一次升旗仪式。

杜锋曾经谈到自己对于改革的看法:“篮球一直在说改革、创新,如果总是说学习以前的,我觉得那是不是在走回头路呢?是不是在把我们现在这么多年改革的东西全部否掉了呢?”

这样的情形之下,姚明肩头的压力无疑是在所难免的。5月22是是姚明的女儿姚沁蕾的生日,生日前的那个周末,姚明专程返回家中为女儿庆生。可本以为能够卸下沉重的压力,可突然从紧张的状态下松弛下来的姚明,身体却一下子绷不住了。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连着在医院输了两天的液,但在身体情况好转之后,姚明又立刻投入到了新的工作当中。

身为改革主导,转变方式和角度

姚明能够成为篮协主席,最重要的力量则来自上层的支持,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在如今一系列的改革进程当中,姚明也是最重要的推动力量,并且掌握着核心的主导权。据知情人士向腾讯体育透露,姚明目前在改革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在篮协现如今已经出台的方案和正在形成的设想当中,姚明的意见都占到相当重要的比重。

南方周末曾经对于中国篮球的发展现状有过这样的描述——“与相当部分领域类似,中国篮球陷入到旧改革红利耗尽,而新利益格局形成保守刚性,最终导致新改革无法推进,从而不进则退的困境。从球迷到体育媒体,都在呼唤管办分离,都在呼唤篮球商业化改革和职业化改革更加专业化、体系化,但改革迟迟不落地。篮协和篮管中心主管官员换了几茬,但顶层设计没有松动,底部再如何活动都无法真正推动改革。”

如今姚明手持改革的“尚方宝剑”,这样的身份和权力,对于改革来说当然有着众多益处,但这样的位置,却是姚明当初从未感受和经历过的。他需要从一个更高更宽的维度,去看待中国篮球眼下存在的问题。

外援政策的改革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年作为上海俱乐部的投资人时,姚明曾经也是“三外援”政策的受益者,上海队在姚明接手的第一个赛季,凭借着三外援进入了四强。但之后,姚明一直在呼吁“取消三外援”,甚至曾经“身先士卒”主动放弃亚洲外援的名额。正因如此,在姚明成为篮协主席之后,外界一直有传言称,下赛季CBA联赛很有可能取消亚洲外援政策。

姚明内心未尝不想取消亚洲外援,但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单纯的参与者,他需要顾及各方的利益。从当下的CBA发展状况来看,引进亚洲外援对于实力靠后的球队和薪金压力较大的球队来说,几乎是唯一直接立竿见影提升球队实力的途径。武断地堵住这条道路,对于这些投资人的利益和积极性,都是直接的打击和伤害,进而损害的则是整个CBA的整体利益。据腾讯体育了解,正因如此,CBA下赛季将不会取消亚洲外援政策,而外援四节六人次的规则也有很大可能继续保留。

改革的实质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落实到每一项具体的改革措施也莫不如是,这是姚明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和考验。

“过去和现在,姚明是在更多消费自己对于篮球运动、对于职业联赛运作规律的理解和积累,”苏群这样评价说,“但是当你的身份转变了之后,原有的观点和想法是会发生变化的。视角不一样,看到的东西肯定会有差异。”

延长CBA联赛的时间,同样是姚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但考虑到2019年世界杯以及2020年奥运会的备战压力,未来的两个赛季极有可能不增加常规赛的场次。这是姚明面临的客观现实,但同样有着变通的空间,据腾讯体育了解,未来CBA联赛有可能增加季后赛参赛球队的名额,从之前的8支增加到12支。而有消息称,姚明已经兼任NBL公司董事长,未来同样有可能恢复升降级制度,CBA联赛规模将达到24-30支球队。

成人达己,早日让联赛能赚钱

在自己的就职仪式上,姚明提到了一个重要的词——“成人达己”。放在现实的语境当中,他需要帮助CBA联赛尽快实现盈利,带领投资人们赚钱。

2017年4月,CBA公司临时董事会通过重大决议:CBA公司头号大股东中国篮协将所持有的30%股权以858万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CBA二十支球队。如此一来,CBA每支球队的持股份额从公司成立时的3.5%将增至如今的5%,CBA公司也就此顺利实现国退民进。

而在股权全部让渡出来后,中国篮协将对CBA联赛承担监督职责,并陆续将CBA的竞赛组织权也移交给CBA公司。这一举措,充分展现出了新一届中国篮协勇于自我改革的决心和诚意。

换言之,在此番股权转让之后,CBA联赛正式开始了公司化的经营。而履行此职能的CBA公司也已经敲定了基本的运营架构。此前一直兼任CBA公司董事会顾问的马国力将出任CBA公司总裁。CBA公司在具体业务层面实行双总经理制度,现任篮管中心竞赛部部长的张雄将出任CBA竞赛管理部总经理,而前盈方中国副总经理兼市场总监蒋健将出任CBA商务运营部总经理。

而在更早之前,中国篮协已经决定,不与盈方续约,终止了沿用21年的独家代理模式,CBA联赛的整体商务开发,将交由CBA公司来完成。值得一提的是,蒋健的离开也带走了一批盈方的老员工,集体“跳槽”加盟CBA公司。

这一次CBA公司的动作,来得比以往更加迅速。几天前,姚明造访李宁园区,亲自与李宁本人及其团队洽谈CBA未来的赞助事宜。5年前,李宁曾经以5年20个亿的价格拿下了CBA联赛的装备赞助权。这些收入对于当时CBA联赛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但也导致了球员穿鞋的自由被剥夺,少数球星被迫为了整体利益做出牺牲,上赛季联赛期间易建联的“脱鞋事件”,则成为矛盾最终激化的表现。

而在新的赞助谈判规划当中,CBA公司会将球鞋和球衣这两项权益分别交给不同的品牌,未来不排除会把球鞋这一装备赞助权下放给CBA各队甚至是球员。李宁是这场CBA装备赞助权争夺战的领跑者,而阿迪达斯则希望获得CBA联赛的球衣装备赞助权。

而在版权谈判方面,CBA公司原则上更愿意与多个平台合作,不会一味谋求所谓的天价版权。在价钱合适的基础上,更愿意借助多平台的力量一起扩大CBA的整体影响力。

“很多问题非常现实,做任何事情要长久的话,肯定要把互相间的利益点和矛盾点找出来,尽可能放大利益缩小矛盾。”而如今的姚明,则已经成为了CBA联赛这个利益共同体的代言人,“大家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我说的非常客观和直白,并没有去为中国篮球画一个大饼。但我相信,当把细节做好了,联赛和中国篮球的美好未来是水到渠成的。”

结语

姚明深知,任何改革都是循循渐进,而非一蹴而就的。他的改革,也从最切实的部分开始做起。如今,中国篮协的组织架构,已经基本从篮管中心当中脱离出来,独立指导改革工作的推进。

今年3月份进行的两会上,姚明曾经这样评价中国的职业联赛:“我们的职业联赛还很稚嫩,一是项目少,二是水平低,三是麻烦多。”可单单篮球一个领域,改革进行起来却已是困难重重。

于嘉曾经跟姚明开玩笑,说他现在所进行的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之没有石头版”。“因为很多改革都是借鉴前人的经验,然后不断创新,但中国篮球的改革,完全是生生趟出一条道,”于嘉表示,“姚明是被历史浪潮推到了这个位置,但可以试想一下,这个位置除了姚明,还有谁能坐?”

“改革的过程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但改革是大势所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苏群这样评论称,“姚明只是在当下这个特定的历史环境当中,承担起了这样的责任,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顺应潮流而行的。”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100天的时间太短,改革更多还停留在意向的层面上,很难对其进行实际的定义。而姚明本人在上任篮协主席之后,也甚少对公众露面接受采访。就像一颗刚刚萌发的种子,最需要的莫过于时间养分的沉淀。

责任编辑:张龙(QV0010)  作者:陈月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