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网退赛诈伤事端不停 球员真成了金钱的傀儡?

2017-07-06 10:13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温网退赛诈伤事端不停 球员真成了金钱的傀儡?

32个小时的排队换来43分钟的球赛,尽管费德勒依旧是最后的胜利者,但现场的球迷依旧觉着心里充满了遗憾。用球迷的话说就是:“我差点冻死在帐篷里,结果比赛就这么结束了,没有办法接受。“

温网开赛两天,已经有八名球员在比赛中因伤退赛,这其中更包括了小德与费德勒的首秀。在不少人看来,这些球员选择在赛中退赛就是为了拿到大满贯比赛的高额奖金,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不过对于球员而言,这其中也有着他们自己的无奈。

有关退赛的道德声讨

2017哈雷赛次轮,锦织圭在对阵卡恰诺夫的比赛中,因为左臀肌肉拉伤选择退赛,这也是他连续第三年在哈雷因伤弃赛,再加上2015与2016年的温网,锦织圭创造了自己草地赛季的五连退,而这种行为马上便引起了网球名记罗森博格的质疑,在他看来锦织圭可能是对于疼痛的忍耐度太低。尽管这种说法可能有些夸张,但要知道这已经是锦织圭的第26次退赛经历,在Top10的球员里,与他最为接近的球员则是有过19次退赛经历的特松加与16次的德约科维奇。

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这只是今年草地赛季退赛潮的序幕。就在罗森博格发出自己的质疑后,澳洲坏小子克耶高斯便在推特上反击,认为记者无权对球员作出这样的指责,而在今年的温网首轮,克耶高斯在两盘落后的情况下选择因伤退赛。

事实上,温网前两天的比赛中,总共有8名球员退出了比赛。第一天的比赛中,塞尔维亚球员蒂普萨勒维奇只打了15分钟就退出了比赛,还有一名球员打了20分钟就宣布退赛。

在经历了小德与费德勒首秀都被退赛影响后,此前原本站在支持球员的阵营也有人开始发生倾斜,当万众瞩目的比赛接连变成鸡肋,这是任何一个球迷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规则的枷锁 奖金成了最大诱惑

网球作为一项高投入的运动,即便是男子球员的TOP100也很难自给自足,所以,这就让大满贯赛事的高收入显得更为重要。

“一位低排名球员出战大满贯,即使为了奖金在首轮退赛,也不应该受到指责,因为下周他打的比赛只有300元奖金。”退赛后的蒂普萨勒维奇这样说道。的确如此,大满贯赛事的奖金每年都在不断的上涨,而且组委会也会更加关注低排位球员的收入,所以即便是你只能参加大满贯首轮,那也意味着会有一笔不错的奖金。

与巡回赛不同,在ATP巡回赛中,如果球员选择在首轮比赛开始前退赛并幸运落败者替补参赛的话,退赛球员依旧可以拿走首轮比赛的奖金,而替补球员则获得更进一步的机会。在克里赞、多尔戈波洛夫相继退赛后,小德和费德勒都表示比赛的规则也许应该调整了,让状态最好的球员可以上场比赛才是观众们最想看到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运动员的身体本就比较特殊,有时任何一个微妙的变化都会对运动员本身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有些因素是不可控的。德国老将哈斯在温网首轮遗憾出局后,就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他每天早上醒来时都希望自己的身体可以没有伤痛,但实际上这并不现实。同样的桥段,也曾经出现在阿加西的自传当中。

球员的仪式感

球员执意要参加大满贯比赛只是为了钱?或许不是。因为凭借自己的排名站在大满贯赛场本就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如果能够拼尽全力,任何人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倘若还能赢下一场比赛,这已经是很多球员梦寐以求的事情了。

这是哈斯最后一次以球员的身份出现在全英网球俱乐部,在他的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哈斯很遗憾的表示自己没能在温布尔登发挥出最好的状态,不过他很开心自己还能过重返温布尔登,很开心自己还能在家人、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打球。

这就是球员们最原始的初心,为自己而战,为家人而战,为网球而战。而倘若选择不战,一定会是自己职业生涯的遗憾。

也许克耶高斯在和记者打嘴仗时过于激动了,不过仔细想想,谁的生活不需要一点仪式感于成就感呢?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郭睿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