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低薪无编到顶级联赛 中国女子冰球迎来春天

2017-07-17 09:21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从低薪无编到顶级联赛 中国女子冰球迎来春天

7月14日,在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的见证下,中国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与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总裁布兰达-安德斯在北京签下合约。自2017/18赛季起,将有两支中国球队参加CWHL,主场都设在深圳龙岗的大运中心。

从1991年中国女子冰球队建队至今的26年间,也曾经历过辉煌,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中国女子冰球队获得第四名,世锦赛上也两夺第四名。随后的几年间,中国女子冰球身陷“收入低、基础差、水平低”的困境,都灵冬奥会、索契冬奥会和即将到来的平昌冬奥会,中国女子冰球队均被拦在了冬奥的大门之外。

从低薪没编到征战世界顶级联赛,数十载的挣扎终于获得了在世界级舞台上亮相的机会,中国女子冰球用坚守等来了春天。

国家队变国家俱乐部 球员收入有保障

过去,“待遇”成为了中国女子冰球新闻报道中最高频度的关键词,“收入低、基础差、水平低”,成为了中国女子冰球长久以来在困难中挣扎的真实写照。

在传统的管理体制中,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员的收入主要取决于地方运动队的编制,运动员的待遇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地方运动队发的工资,另一部分是在国家队训练和比赛时领取的训练费。地方的编制数量有限,很多运动员迟迟没法“转正”。今年2月,代表中国征战亚冬会的队伍中仍有近半数的运动员没有编制,收入仅仅依靠少许的训练费。

今年5月,中国冰球首次打破传统的选拔机制,在全球范围内招募选拔国家冰球队运动员。传统的国家队变成了新的国家俱乐部模式,运动员们也因此获得了征战世界顶级联赛的资格。

根据中国冰球协会此前公布的数据,入选国家集训营的运动员,待遇将获得大幅提升,并且男女同酬。其中,18岁以下运动员发放奖学金,每月6000-12000元(税后);成年组运动员发放工资,每月10000-40000元(税后)。

这一次,中国女子冰球走在了世界前端

放眼世界范围内,女子冰球运动员的收入待遇都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即使是世界顶尖的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也同样捉襟见肘。CWHL原则上不给选手发薪,只有明星球员拥有少量的训练费和津贴。过去,CWHL队伍成员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依赖于她们与NHL的球队、球员协会以及摩森康胜(Molson Coors)等公司建立的合作关系。

昆仑鸿星两支女子冰球队的加入不仅使CWHL的触角首度延伸到亚洲,也改善了CWHL多年的经营状态。CWHL总裁布兰达-安德斯说:“昆仑鸿星的加入对于CWHL和世界女子冰球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改变。”

对于同CWHL的合作,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董事会主席赵晓宇幽默地形容为“短暂恋爱后的结婚”,两者的结合也被看做是双赢甚至多赢的局面。

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还有四年半的时间,但中国女子冰球队已经提前把目标锁定在了前三名,CWHL总裁布兰达-安德斯则认为中国女子冰球队可以先从夺取CWHL冠军奖杯起步。

“毫无疑问,与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们一同比赛,会帮助中国的球员们在很多环节都能有所提高,不过若想在2022年争夺金牌,或许在这之前的五年内力争夺取克拉克森杯(CWHL冠军奖杯)应该成为她们的首要目标。”

“冰球界的恒大”为何送女子冰球队“出国深造”?

近两年,昆仑鸿星俱乐部在冰球改革上时常有“惊世之举”,其中之一就是创建了昆仑鸿星万科龙队。这支队伍初次征战俄罗斯大陆冰球联赛(KHL)就闯入季后赛,创造“一年级”奇迹。今年,俱乐部又通过海外选拔与合作方式共建国家俱乐部,组建了多支球队征战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VHL)、俄罗斯青年冰球联赛(MHL)、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等不同级别的高水平联赛。

昆仑鸿星在冰球上的巨大投入也使得他们拥有了“冰球界的恒大”的称号。然而,对于这样的说法,董事会主席赵晓宇却并不认同。

“我认为情况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投入不是在国内的联赛,目前国内也不存在真正的冰球联赛,我们俱乐部旗下球队所参加的是国际比赛;我也希望国内有其他球队能够走出去被越来越多的顶级联赛接纳,让中国冰球百花齐放。”赵晓宇说,“我们要通过以赛代练、与狼共舞,借别人的平台打造和烘托我们国内的冰球氛围,为2022冬奥会做好准备。”

其实,昆仑鸿星之所以选择送中国女子冰球队出国深造也是和中国冰球的现实基础有关。

以中国女子冰球为例,目前全国范围内注册的女子冰球运动员仅有200多人,真正高水平的竞技运动员在100人左右。在2016年举办的全国第十三届冬运会上,参与竞技的女子冰球队一共仅有5支,其中,香港队和上海队基本上都是业余球队,乌鲁木齐队也基本是黑龙江省两支球队的班底。现阶段,组织或筹建国内的冰球联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如赵晓宇所说,“只有在最好的平台和最好的球队同场竞技,才有可能在冬奥会上赢得好成绩。”

两支球队撑起的2022冰球梦

中国女子冰球队队长于柏巍今年已经29岁,也是目前队中唯一一个参加过冬奥会的运动员。2013年底,和于柏巍同批的运动员纷纷退役,只有出自“冰上运动世家”的于柏巍选择留了下来。

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当世界强队在俄罗斯捉对厮杀的时候,于柏巍却只能带领着换代中的中国女子冰球队在南京的奥体中心集训,当时于柏巍暗自下定决心,“再坚持一届!下届冬奥会,我们肯定要杀回去!”

但现实却总是残酷的。平昌冬奥会女子冰球预选赛上,中国队先后输给了法国、拉脱维亚,两连败无缘小组第一,失去了冬奥会资格。这样的结果几乎是给于柏巍的梦想判了“死刑”。

就在于柏巍几欲放弃之时,中国女子冰球在各方面条件的改善让她看到了希望。于柏巍说:“一切都是新的尝试和新的开始,我们已经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走了。作为运动员我们需要付出的是最简单的,最容易做的——只要每天都更加努力地训练,相信我们在2022年可以做得更好。”

一个联赛,两支球队,看似简单的变化背后实则支撑了一群于柏巍们的梦想,也是整个中国冰球的梦想。

今年五月份,中国国家冰球俱乐部正式成立,这标志着中国冰球在改革创新中迈出了重要一步。对于“国家俱乐部”的具体概念,昆仑鸿星俱乐部董事会主席赵晓宇解释说:“当国家队与国家队之间打比赛时,参赛的必须都是中国籍球员,而俱乐部与俱乐部比赛,就可以有外援。平时球员可以通过俱乐部的形式参加各种比赛,以赛代训,真正到国家队比赛的时候,则让中国籍球员去打比赛。”

目前,昆仑鸿星女子冰球队的队伍组建已经完成,包括23名中国国家队队员和18名海外选手(含5名华裔球员)分成了两支实力相当的球队——金队和红队。这两支女子冰球队均由主教练迪杰特-墨菲领衔的教练组统一执教。墨菲此前担任过美国波士顿刀锋队主帅,直到2022年, 墨菲都将担任中国女子冰球队的教练。

“冰球不仅是在球场上,这也是一种文化的交流,我们的队员和世界最顶尖的运动员一起生活也能够收获到更多。”赵晓宇说。

除了本土的国家队班底球员,队伍中的华裔球员同样对2022有着迫切的向往,赵晓宇说:“我们在海外选拔时有很多的海外华人、华裔带着孩子来参加选拔营,这些家长对我说,很可惜他们没有能够赶上可以在赛场上为国效力的时代,但是他们会努力支持、鼓励自己的子女为国争光。现在已经有拿了外国护照的球员在申请换成中国护照,希望能够为国效力。”

结语:

采访中,当队长于柏巍被问起球队的目标时,她的回答有些谨慎,“要全力以赴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练好,我觉得好的结果就是靠我们的努力争取来的,具体目标就是争取打进季后赛。”但从她的眼神中,我们却能够看到一种笃定,对于十余年坚守的中国女子冰球人来说,她们的目标或许只有一个——2022年北京冬奥会那熠熠生辉的领奖台。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徐思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