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青训模式要学巴萨 上港:从没问家长要过钱

2017-07-25 11:18 澎湃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7月22日,上港和恒大的中超大战不仅有C罗。

在看台之上,比赛来了600余名特殊的观众,上港特地安排俱乐部全国32个青训布点基地的小球员和家长现场体验这场今年中超关注度最高的比赛。

上港青训发展战略总监麦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460多名小球员中,他找到了10名有潜力的孩子。

曾经是体育论坛上“大神”的麦斯现在是上港青训主要负责人,他给上港制定了一份为期六年的青训发展战略。上港总经理隋国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俱乐部每年用于青训的开销达到1个亿,“明年开始政策是三外援加三U23,未来几年上港没有问题。”

作为一家成立仅仅三年的俱乐部,青训之于上港的重要意义不仅仅在于后备人才的培养。

在中超,树立俱乐部文化,培养潜在球迷群体才是一场焦点大战后,更需要久久为功的。

延续风格,这个要学巴萨

丹麦人麦斯在欧洲有过几年青训工作经验,之后在中国他被埃里克森邀请进入富力教练组,随后和瑞典老头一起来到上港。

在上港,麦斯做回了自己青训老本行,在担任预备队主教练的同时就兼顾青训,去年开始完全投身于青训。

“其他俱乐部的情况也有一定的了解,上港的青训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了一个长期的规划,我们正按照这个规划前进。”

麦斯所说的规划是“上港之路”。

他和他的助手卡斯滕花了几个月时间搭建了“上港之路”的框架,两人认为,一个理想化的足球系统当中,应该有好的教练、合适的训练场地、充足的训练时间、优质的竞争对手和大量的比赛。

在这一系列环节中,拥有好的青训教练是基础,“上港之路是一个六年的规划,这两年我们的重点是教练员的培训。”

“中国太大了,很难真正做到一个统一的风格,希望在我们青训体系中成长起来的小球员能够有统一风格,进入梯队甚至进入一线队。”麦斯和卡斯滕这几年已经给俱乐部全国范围内的青训布点基地教练进行了多次培训。

他理想中的模式是上港各级梯队以及合作布点的青训基地,都将以上港一线队的技战术风格作为标准,各级青训一线教练员须运用统一的教学模式和风格,在统一的指导思路下,有的放矢的进行各级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以便更好的向上输送人才。

在欧洲,这就是巴萨和阿贾克斯的做法。

只不过在中国,这样一个青训规划能否坚持呢?

就算不走职业道路,以后也是上港球迷

在上海体育场的看台上,麦斯他们有个收获。

现场观看上港和恒大比赛的孩子是来参加“2017上港集团足球俱乐部全国青训基地夏令营”,夏令营已经连续两年举办,共有全国各地24个上港青训布点基地球队参赛,一周时间麦斯从中发现了10个优秀的苗子。

“比起欧洲同年龄段球员,整体能力上有一定差距,但具备潜力,如果未来加以雕琢,有机会最终走上职业道路。”

麦斯认为,国内小球员在技术运用和身体上和欧洲球员差距不大,“但欧洲的小孩子更加用心踢球,他们对于比赛的阅读能力更强,这是中国小球员需要弥补的差距。”

对于自己重点关注的球员,麦斯准备成立一个精英队,通过比赛持续观察这批球员。

最近三年时间,上港在全国多地成立了青训布点基地,俱乐部提供足球装备、教练员培训和组织比赛。

“我们做青训,最主要目的扩大青少年足球人口,”隋国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由于现在教育政策的改变,未来不可能有太多的非沪籍孩子来到上海踢球。

“真正有天赋的孩子,需要用特招的办法才能来到上海踢球,不容易实现。”

不过对于上港来说,每个青训布点基地的小球员都穿着上港球衣训练和比赛,这也是俱乐部文化的传播和球迷基础的培育。

隋国扬说,“小朋友对足球项目特点了解、入门是8到10岁,开窍了会从一个兴趣变成爱好,如果能够在专业上有所发展最好,哪怕不能成为职业球员,也希望小孩子通过和上港的交流和互动,未来成为上港球迷。”

除了在全国各地,上港在本地也和平四小学、鞍山中学等传统足球名校进行合作,在上海校园中说起足球,上港已经成为一个时髦的词汇。

在本市以及邻近城市寻求青训合作也是这两年中超新军的常见模式: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计划与河北省11个地市的学校展开合作,派遣优秀教练员深入学校提供培训指导,还将协助举办各类青少年足球比赛。

权健则在盐城大丰区12所中小学建立了足球基地学校,包括5所幼儿园、5所小学以及2所中学,形成一个从幼儿园到中学涵盖多个年龄段的立体足球青训体系……

没问球员家长要过一分钱

对于中国足球的梯队建设,外界一直表达着不满。

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港俱乐部总经理隋国扬公开表示,俱乐部一年用于青训的花费达到一亿元,已经拥有完善的各级梯队。隋国扬介绍说,青训概念就是除了一线队和预备队以外的各级别梯队,现在上港共有1997-1998、1999-2000、2001、2002和2003五个梯队。

“上港做青训,没有问球员家长要过一分钱,所有费用都是俱乐部负担。”隋国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俱乐部希望通过以赛代练的方式让球员尽快成长。

“每年会组织两次出国训练和比赛的机会,原则上一次欧洲一次日韩。青训需要八年到十年才能看到效益,上港会每年加大投入。”

中超俱乐部中,恒大提出过2020年全华班战略,鲁能也提出未来依靠足校自己人的概念,上港董事长陈戌源也不止一次说过希望打造上港子弟兵的目标。

因为收购了根宝基地和幸运星两支1997-1998年龄段球队的关系,上港未来三年并不用担心U23政策,打完今年全运会,会有一批这个年龄段的球员进入一线队。

事实上,最近几场比赛,上港联赛和足协杯出场的U23球员中已经多了几个新面孔,陈彬彬、高海生几位球员也获得了出场机会。

隋国扬说,上港不愿意加入国内球员不合理的溢价竞争中,“我们希望给更多青训球员机会,让他们看到打上比赛的希望。”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