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越野赛 首都媒体跑团大咖用双足丈量崇礼

2017-08-14 10:5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8月12日,2017崇礼100超级天路越野挑战赛在崇礼举行,首都媒体跑团一行13人参加了25公里组比赛。图为首都媒体跑团集体合影(右三为汪涌)。千龙网发 

8月12日,2017崇礼100超级天路越野挑战赛在崇礼举行,首都媒体跑团一行13人参加了25公里组比赛。图为首都媒体跑团领队汪涌。千龙网发

千龙网崇礼8月14日讯(记者 黄业)2017崇礼100超级天路越野挑战赛8月12日在崇礼举行,首都媒体跑团一行13人参加了25公里组比赛,这也是跑团圆满完成腾冲半程马拉松、扬州半程马拉松、兰州马拉松等高水平路跑比赛后,首次尝试越野赛。

首都媒体跑团领队汪涌谈到本次比赛时表示,冬奥记者难了崇礼情结,因申办和筹办冬奥会,几年间已成为中国知名度攀升最快的一座小城。从2013年至今,曾数十次到过崇礼采访,足迹遍及云顶雪场、万龙雪场、太舞雪场……,甚至于周边的太子城村、黄土嘴村等,崇礼的名字不仅融入自己采写的一篇篇冬奥稿件中,更是如同当年的鸟巢和水立方、五棵松等一样,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和情感之中。

中国体育报冰雪部主任 《冰雪》杂志出版人王静在谈到赛道时表示,关于崇礼100天路超级越野赛早有所闻,毁誉参半。与崇礼结缘因滑雪而起,早在2000年便来这里采访雪场,因为道路不佳单程需要驱车8个小时。近两年更是因为北京申办冬奥会以及申办成功,多次到崇礼采访,崇礼就像一位亲切的老朋友。所以当首都媒体跑团发起集体跑崇礼之后,终于决定以25公里的方式在夏天重走滑雪道。

崇礼的赛道果然名不虚传,海拔高,爬升大。印象最深、令人望而生畏的是一头和一尾。出发后迎头就是绵延不绝不断爬升的5公里大爬坡。之后经过了一路上上下下的享受,最后一个小山头之后就是一路下坡到终点了。之前一路下坡飞奔超人的我站在这条万龙高级道的顶端,突然觉得宁可不要这么多下坡。又是一个4公里。这一路陡坡碎石啊,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稍不留神便会踩着碎石来个老太太钻被窝。意外的是我获得了女子25公里组别第34名。

北京娱乐信报体育部主任张健也颇有感触的说到,去年因为赛事组织的不专业,曾经为黄山越野跑的跑友进行维权的报道。说实在的,那之前自己没有参加过越野跑,采访中听跑友说,情形也只能自己凭空去想象。12日随首都媒体跑团参加了崇礼100越野跑,参与其中的25公里项目,终于对越野跑有了切身的体会。崇礼100,对于我这个菜鸟级跑者来说,赛道不错;补给服务到位,有些微词的是最后的斜坡赛道。之前看到宣传说崇礼100会跑天路,就不太信,因为已经听说过多个这种赛道名不符实的例子,但是这次确实有天路,赛道设置也很漂亮,不会让跑者有视觉疲劳,而于我来说,作为一个菜鸟更愿留意路途中的风景。

如果一定要挑剔赛道的毛病的话,就是最后3公里的斜坡太虐膝盖了。不过已有一种褒奖的说法,听首都媒体跑团的团友,也是越野跑的专家卢怀谦老师说,斜坡是他们显示自己是否越野专业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些要求时间的跑友,拉开与对手的差距的手段就是利用斜坡。再说说组织服务,赛道补给是很充分的。每当我饥渴难耐的时候,就会迎来补给站。当感受到作为越野跑者的饥渴时,也才更能体会补给站的重要性。【供图:首都媒体跑团,爱运动,崇礼100组委会】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黄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