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马拉松霸跑事件 是恶作剧还是安全隐患?

2017-10-25 10:47 新浪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社交媒体马拉松霸跑事件 是恶作剧还是安全隐患?

为了参加2014年的波士顿马拉松,卡拉·邦诺(Kara Bonneau)专门训练了好几个月。期间,她还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正式比赛号码布#14285的照片发到了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这样她的家人还有朋友就能一直关注并激励她完成这项42公里多的征程了。

终于,顺利完赛后,邦诺用自己的参赛号码登录了波士顿田径协会的官方网站,想查看官方摄像师为自己在沿途各个节点拍摄的比赛照片。这些照片的用途一方面是为了当做纪念品出售,另一方面是为了核实参赛者成绩。但是,她看到的东西却出乎意料。

邦诺看到了其他四个不同面孔的参赛者照片,都戴着和她相同的#14285的号码布。愤怒之余,邦诺将这些照片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请求自己的读者帮自己解开这个神秘撞号事件。这就是#BibGate2014的开端。

她并不知道,她已经身处一个竞赛世界中日趋普遍的骗局之中:社交媒体霸跑现象——跑者利用社交媒体来“进入”一项跑步比赛,而且不需要注册。

通常,他们的套路是这样的:通过正式参赛者在Instagram上发布的照片得到他们的比赛号码,制作一个仿制品,然后冒名去参加比赛。这种现象来自于科技发展和比赛井喷的双重因素。而且,霸跑者使用的技术手段同样也会被组织者用于曝光、禁止甚至“羞辱” 霸跑者本人。现在,很多人还在讨论这个问题,这种现象究竟是愚蠢的恶作剧,还是严重的赛事组织管理威胁。

“我真是被震惊了,”邦诺说,“我对任何竞技比赛中的作弊行为都很讨厌,而且这还是波士顿马拉松啊,尤其是今年(2014年)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之后的第一届比赛,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情感意义,我简直出离愤怒!”

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在比赛中作弊的理由很好理解:收入、名声,而且被发现的几率很低。但是为什么普通的跑步比赛参赛选手也要在一个可能并没有太大意义的比赛里作弊呢?

▲社交网络的发达让很多人可以轻而易举地跻身各大跑步比赛

在社交媒体将复制号码布变得如此简单之前,在大型跑步比赛中的偷窃号码行为还是被看作勇敢者的做法。行径叛逆的跑步运动员约翰·塔兰特(John Tarrant)就曾经不报名就闯赛道,以此表达自己对于赛事组织方限制业余选手参赛进而影响他们收入做法的反对。后来,来自新汉普郡的电影制作人和跑者达伦·加尼克(Darren Garnick)也在1986年冒名进入波士顿马拉松,他说自己很惋惜当年的勇敢行为变成了如今的众人喊打。

“我觉得这种压迫是很悲哀的,”加尼克说,“我记得当时完赛之后,我真是兴高采烈。想想,你自己不可能开车去参加印地500比赛,也不能踏上PGA的球场。但是你却可以参加全世界著名的波士顿马拉松。当时,这些闯赛的人可从没被看做威胁和挑衅。”

纽约路跑协会(New York Road Runners, NYRR)的组织者认为,每年波士顿马拉松完赛的有5万人,但是最后的霸跑者只有不到50人。虽然绝对数字不大,但是霸跑者的潜在威胁还是存在的。为此NYRR专门开启了一个反对霸跑者的项目“尊重跑步(Respect the Run)”。2017年的春天,这个活动正式启动。

NYRR工作人员在比赛正式开始前的一段时间,开始密切地巡视Craigslist、eBay和Facebook上的比赛号码购买者和随意暴露自己的参赛号码的参赛者。每一年,重要比赛的号码布都设计采用了非常独特的技术。“现在没有号码的人想要参加比赛,他们的窍门越来越多了,”NYRR跑步产品服务副总裁克里斯汀·伯克(Christine Burke)说,“但是我认为我们防范他们的技术和工具也在进步。”

霸跑者的反对者们都认为虽然很多人跑马拉松是为了个人目标的实现,但是这毕竟是公共赛事,会占用城市的街道、人力资源和相关部门。参赛者及缴纳的比赛报名费会被用于食物、警力和其他操作的成本,而霸跑者的存在就让组织者担心资源分配的问题。

更关键的是,号码布也连接着很多参赛者的紧急联系信息,如果这种信息泄露,也很容易引发严重后果。自从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路跑比赛就加强了赛事安全保障工作,包括对于跑者的监控。根据波士顿马拉松发言人T.K。 斯坎德里安(T.K。 Skenderian)的说法,线上摄影的加强,也“提高了跑者们对于不安全事件的意识,并降低了不安全事件发生的几率”。

大多数的大型比赛,包括纽约马拉松,都要求跑者在领取号码布的时候提供个人照片。很多比赛是在比赛开始前几天才开始发号码布,减少了中间号码布复制的时间。纽约马拉松比赛的起点,斯塔滕岛(StatenIsland)上的沃斯堡(Fort Wadsworth),会对没有注册的人封锁,这也提高了霸跑者出现的难度。赛事的终点线处也有人摄像,为日后核实信息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虽然伯克和她的团队通过技术手段提高了检查冒名者的水平,但是她说来自跑者群体的“自我展现”给NYRR提供了很多帮助。“很多人都忍不住要在马拉松比赛当天在社交媒体上晒照片,”她说。

如果马拉松打假届有一个像福尔摩斯一样的神探的话,那么他就是德里克·墨菲(Derek Murphy),他是俄亥俄州一名商业分析师,同时也是MarathonInvestigation.com的创始人。墨菲自己也是一个参加过10次马拉松比赛的跑者。自从他听说过马拉松比赛里面各种作弊行为之后,就对这些人非常感兴趣,尤其是他们作弊的各种手段:有些人抄近道,不跑完全程;有些年轻姑娘机场在社交媒体上po照片,晒自己训练和完赛,但是她们其实从来没有入围过比赛;有人比赛中狂骑自行车为了赶上自己落下的路程;还有个牙医,把好几次跑步拼起来凑数。

通过自己执着的分析,墨菲已经“追查”出了很多马拉松跑步的作弊者。他的方法包括:对比跑步数据中存疑的断点和出入,以及对比跑者前后的照片。作为管理,Murphy还会在自己公布自己的发现之前,尝试联系“嫌疑人”,一方面是为了核实信息,一方面也是为了获得对方的反应。不过,令Murphy特别惊讶的还是作弊者在赛后毫不掩饰的“炫耀”,这种出于“谦虚自夸”心理的自我展现更加突出了错误的存在(9月,北京马拉松中的3名作弊跑者就因为发了一张三个人穿着同一个号码的照片而被发现了作弊行为)。

墨菲还提到一个名叫帕蒂的女性,她穿着迪士尼动画角色叮当小仙女的服装、戴着假的号码布,参加了迪士尼的5K和10K比赛。作为一名惯犯,她在比赛的终点处就被相关部分逮捕了。

“这真的很奇怪,”墨菲说,“我明白人们都想参与波士顿马拉松的动机。参加这项比赛真的意义重大。”但是对于那些名气并不大的比赛,“我就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虽然很多跑者都很感谢墨菲这样的“侦探”,也有其他人表示这种在网上公开作弊者的行为也有可能造成负面的影响。

马克·波特(Mark Porter)是一名波士顿的癌症治愈者。他和几位朋友特别想要参加波士顿马拉松,为了支持一名正在接受化疗治疗的少年。他们制作了假的的号码布,跑完了比赛。当然,他们被墨菲发现了。墨菲在自己的网站中曝光了波特和朋友的作弊行为,然后很多群情激愤的网友去评论区骂他们。

波特理解波士顿田径协会BAA(Boston Athletic Association)随后做出的将他禁赛的决定,但是他依旧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我的确做了,而且在那种情况下给我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会再做一遍。”他说,“我不觉得这样的行为会伤害别人,我也没有从别人那里偷什么东西。”他说这种行为的意义“远比复制一个马拉松号码更重要”。

▲波士顿马拉松在跑者心中拥有很高地位,引得一些人想方设法参赛

波特随后对墨菲的曝光发布了一则解释声明,标明他作弊行为的原因,表示这次“参赛”对他来说“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体验”。完赛后,这几个“作弊者”专门去医院看望了生病的少年,为他送上了比赛是纪念奖牌。“他笑得很开心,拿到奖牌的时候特别兴奋,”他写道,“我自己从来没有如此高兴过。”

不过,他的回应也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评。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参加一个其他的比赛来进行自己的慈善行为;有人留言说:“在我看来,他的解释就像是说,如果你快要上班迟到了,那你就可以去偷别人的车了。为什么?他们的所作所为本来就是错的。”另一个人说,这个故事“跟那个生病的小男孩并没有什么关系,其实更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心。而且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如果你去看这些评论,你可能以为我偷了别人的孩子然后把他们烧死了,”波特说。自从墨菲曝光了他,波特说跑步圈里对于霸跑行为的嫌弃简直到了极点。“人们容易执迷于细节,”他说,“他们并不去考虑宏观的原因。事情不是黑白分明的,有一些灰色地带,我们可能是通过做错事而实现了正确的目的。”

但是,比赛的正式参赛者大多不同意他的看法。本文开头的邦诺,在发现了别人的作弊行为后,将照片发到了网上,后来四名作弊者中的三个人都被查明了身份。

邦诺说她从来没有直接跟这些作弊者交流过,但是其中一人的朋友曾经联系过她。“(他们告诉我)我这么做会毁了他们朋友的生活,我应该以此为耻,”她说,“但是我从来没有回应。”

她对于作弊的行为也不支持。“尤其是在波士顿这样的比赛里,很多人非常努力地拿到参赛资格,冒用别人号码的行为真的非常恶劣。如果有人想要参加比赛,他们就要合理合法的参赛,别无他法。”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