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拉松年度收官战 业余跑者水平全面崛起

2017-12-12 11:12 新浪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马拉松年度收官战 业余跑者水平全面崛起

广马国内前四名中的李子成、管油胜和狄鋆,披露他们的羊城大会战经历。

头顶“中国马拉松大满贯”的帽子,12月10日举行的2017广州马拉松吸引来不少国内高手,其中包括体制外前五名中的四人:李子成、管油胜、牟振华和狄鋆。

赛后笔者对他们进行逐一专访。在讲述他们的广马故事和2017经历之前,先回放下这场羊城大会战的群雄争霸全景。

东非两强瓜分男女桂冠

星期天上午7时30分,比赛在晴到多云、摄氏12度的舒适天气下发枪。

男子第一集团虽然一上来就飙出3分配速,人数却仍有十几个之多。除了惯常的东非跑者之外,还有四张相对的“白面孔”。

其中两位是来自摩洛哥和巴林的阿拉伯选手。这并不奇怪:今年北马前八名中,摩洛哥人就占据三席,不仅超过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分别为两人和一人),而且还斩获冠军!

广马赛会纪录2:10:01,就是摩洛哥人Abdellah Tagharrafet在两年前创造的。看来现在除了黑人兄弟,阿拉伯跑者也开始来中国淘金了。

另外两个是中国高手李子成和许王。可惜他们没能跟出多久,先后在5公里多和10公里左右掉队。

收看央视广马直播的人都会注意到,现场画面一直在男、女领先阵营(后者有中国业余高手牟振华、运艳桥等同跑),由“上海一哥”李鹏领跑的中国女子前锋,以及大众跑者之间来回切换。

这让笔者不禁纳闷:还有几个熟悉的高手怎么失踪了,难道是临阵放鸽子?事实上,在男女先头部队之间,还锲进一个两人小集团:分别来自南京和贵州的狄鋆、管油胜。

中国选手的表现暂且按下不表,先看男女桂冠争夺战。

由9人组成的男子第一集团用时30分07秒来到10公里标志,第二个10公里稍慢22秒——平均配速仍达到3:01,人数仍多达8人。

接下来的10K慢了一些。35公里用时1:49:01(均速3:06),至此集团减员至5人。

40公里不到,最后一张白面孔(摩洛哥人)也告出局。最后1.2公里,比赛形成“东非两强对决”局面。

一个是本届精英中实力最强的33岁埃塞牛人葛内梯(Markos Geneti),2012年他曾在迪拜跑出2:04:54。

这一PB在今年中国马拉松特邀选手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厦马冠军贝尔哈努(Lemi Berhanu)的2:04:33。问题是,最近两年葛内梯马拉松居然没完赛过一场!

他的对手是25岁的肯尼亚人涂伟(Dickson Kipsang Tuwei)——广马主办方漏掉他的姓氏,让人乍看还以为今年广马除了争取到女子世界保持者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的站台加持之外,连那位大名鼎鼎的前男子世界纪录保持者、近5年只跑大满贯的基普桑(Wilson Kipsang Kiprotich)都前来赏光。

话说回来,迪克森基普桑涂伟也绝非泛泛之辈:去年在进2:10强手多达12人的东营马拉松,他以2:09:27胜出并创造PB兼赛会纪录,颇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之勇。

葛内梯率先发难,但涂伟从容接招,紧紧咬住不放。后者等到最后200米才发起总攻,以3秒优势绝杀埃塞人,可惜2:10:03的成绩差3秒没破赛会纪录。

第三名是肯尼亚人Edwin Kipngetich Koech,8个月前,他曾以2:07:13在米兰获胜并创下意大利境内纪录。

女子前三名被埃塞选手一锅端。半程点过后,24岁的Rahma Tusa和其他人逐渐拉开距离,最终跑出2:25:12的PB,打破由同胞Mulu Seboka于2012年创造的原广马纪录2:26:46,挣得4万美元的进2:26足额冠军奖,外加1万美元赛会纪录奖(均含税20%)。

Tusa今年三战全马,三次全上领奖台:4月以2:27:21成功卫冕罗马马拉松;9月以2:33:22收获北马季军。

第二、三名成绩分别为2:31和2:32,不过也均刷新PB,两人还都是“马拉松一年级生”(季军今年厦门首马2:34)。

和许王同样来自辽宁的天津全运会女子万米冠军(34:00.25)李丹以2:35:48位居第五,国内第一。

运艳桥的学妹、华北电力大学大一学生焦安静以2:40:17排名第八。她们分别获得3500美元和2000美元的名次奖。

李子成:今年12场全马,10个国内第一

李子成最终以2:18:13收获男子第九和国内第一,虽然和名次奖失之交臂,但仍然赢得3万元软妹币的中国籍选手特别奖——只有国内第一才有奖金,第二、三名只能拿到奖杯。

比赛当天下午他告诉笔者,自己只跟第一集团到10公里,是“他们前面比较快,都是3分01、02的配速”。

用3分配速跑完全程,成绩是2:06:35,毕竟比他的PB 2:11:49(2010年上马;均速3:07)快出不少。

也还好他没有跟下去,因为如前所述,那帮人还要用3:01配速再扛10公里。

此后他保持3:20左右的配速,守住自己的位置,还意外少了个对手。

原来半程点过后,一个一直和他一起跑的特邀选手碰到一个退赛的同伴。在得知前面还有8个人、自忖获奖无望之后,此人也放弃了。

“所以我后面跑得比较孤独。”李子成说。

广马是他今年的第12场全马,除了无锡和根河排名国内第二,其余均高居本土第一。

3月在无锡,他不敌实力大提升的杨定宏;8月在内蒙古根河则输给许王。

“因为根河有一千多米海拔。许王他们(辽宁队)全运会前在青海训练过。当时因为宁波比较热,我就回山东老家,上去以后对海拔不太适应。”他解释道。

2017年李子成的最好成绩是无锡的2:15:21,排名年度国内第二。

“今年比得比较多——平均每个月一场,所以不太可能跑一个好的成绩。”

不过,他六进2:20的次数却高居全年中国第一。另外四次如下:

2月三亚2:18:32;

4月武汉2:17:26;

9月北京2:17:36;

11月贝鲁特2:18:29(与上马同日,他排名八名兼亚洲第一)。

北京和贝鲁特同属万达旗下公司盈方操作的所谓“亚洲马拉松大满贯”三站中的两站,另一站是首尔。

而“中国大满贯”(CMM)的第一个赛季同样起始于今年北马,随后四站是广州和明年的重庆,武汉,北京。

北京和广州两战两胜,让李子成的CMM积分遥遥领先(各站前五名分别获得6,4,3,2,1分)。待到明年北马战罢,他有望问鼎50万大奖(现金加实物,具体比例未公布)。

至于“亚洲大满贯”,它号称总奖金额达到50万美元,由男、女各前三名瓜分,但同样没有明确说法,且三家的主办方让人感觉似乎都不大热衷。

“我觉得无所谓,就是尝试一下嘛。”李子成笑笑说。

年底前他还有一场海南儋州全马,但他觉得自己不会跑得太好,除了当地天气湿热且不了解赛道,他觉得自己现在的体能状态比较一般。

展望明年,他认为成绩应该会更好,原因之一是又到了多场国际大赛——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2019年多哈世锦赛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选拔期。

“有这个想法,但是还要看今年的冬训。”另外他现在事情比较多,除了家里老人小孩需要照顾,还要带学生、打理训练营。

明年的比赛安排他还不确定。估计他至少还要再跑一站CMM赛事,否则万一有人连夺两站第一,就会对他的“积分王”地位形成挑战。

管油胜:对2017年非常满意,无伤病突破2:20大关

广马男子第十、国内第二是辽宁队许王,2:20:39;紧随其后的是贵州管油胜。

管油胜赛后告诉笔者:“广州马拉松整体来说算是很理想,虽然成绩和名次都不好,但我很满意。”

原因是他刚刚度过一个短暂的疲劳期,本来不准备参赛,但由于广马是今年自己的最后一个马拉松,也是中国大满贯的第二站,所以他最终决定去测试一下身体恢复情况。

比赛开始后,他没有像比以往那样奋力去拼,也没有选择跟随第一集团,而是一直都用舒适的节奏去跑;“所以跑得很轻松,也很高兴。”

回首2017,管油胜对自己的整体表现非常满意,认为这是丰收的一年:完成了进2:20的年度目标,而且运气很好,虽然密集参赛,但是都没有留下什么伤病。另外,他成为康比特的形象代言人,“这也是很荣幸的一点”。

他的开年第一场全马是2月底的海南(三亚)马拉松,以2:22:01排名国内第二,这让他看到跑进2:20的希望。

但他没有急于求成,而是选择稳步前进,等待合适机会。半年后,他达到全年状态的高峰期,经过10天调整,终于在9月3号的甘肃金昌马拉松,以2:19:47如愿突破2:20大关。

两周后的北马,他又“无意插柳柳成荫”。

因为报名时看走眼,他错误选择只跑过半马的B类,结果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区起跑。“因为从后面起跑实在太难,所以当时就准备放弃PB的想法,也没有备赛。”

北马前一周,他还背靠背参加贵州赫章山地越野50公里和一场12公里登山赛,“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到北京”。

但经过几天休息,他又满血复活,决定不放弃比赛。

“走上北马赛道的时候,天气很好,最重要的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因为失误被分到最后一个区出发。看到他们和我一脸无奈的样子,当时我就开心了。我们互相鼓励,然后都苦逼的哈哈大笑起来。”

比赛发枪前,管油胜振作精神,一心只想怎么样尽快杀出重围。皇天不负有心人,当他冲到B区时,那里居然发生“交通堵塞”:因为检录通道拥挤,很多B区跑者还没进入跑道!

“我一想,机会来了!前面肯定是宽敞的大道,所以一股劲往前冲,也没有管什么配速、补给了,尽量往前赶吧。”

于是他一路磕磕碰碰地奔到终点,以枪声成绩2:23:33排名国内第二,净计时2:19:53再破2:20,“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刻”。

管油胜最后想通过笔者表达的是:“向那些在厦门马拉松和北京马拉松被我从后面起跑冲撞到的跑友们说声对不起,向那些一路上给我加油的朋友们说声谢谢。”

狄鋆:上马后没练却两度PB 现已跃居体制外第四

广马国内第四狄鋆,是今年进步最为惊人的国内高手。

这位在国企任职的纯业余跑者,去年PB还只是2:49:43——10月在南京创造,今年却连上四个台阶,大幅提高超过27分半钟:

3月无锡2:32:39;

9月北京2:25:47;

11月张家港2:24:19;

12月广州2:22:11。

更惊人的是,11月12日上马战罢,他几乎没有训练,最近三个星期更是每周一场全马!

“上马没跑好,挺憋屈。这段时间的比赛都是简单调整,平时基本没怎么训练。”一周前在张家港夺得亚军和国内第一之后,狄鋆向笔者透露。

他对张家港的2:24还不是很满意,说:“昨天应该再加点速度,跑到2:23——跑出来节奏,2:23,2:22都不难。”

当时笔者据此认为,他还有不小潜力,他却不把话说死:

“我一直想着在年底前把自己的成绩往2:20靠近,广马是个机会,但是我感觉自己最好的状态在上海,所以广州能不能跑好不敢说,我还是把目标定在跑出节奏吧。身体状态对成绩影响太大了。”

这次他果然又PB两分钟,“脱手斩得2:22”,由此排名上升至体制外第四,反超上马以2:22:19位居国内第二的牟振华。

在体制外高手中,目前他除了李子成、管油胜之外,只输给在西安跑出2:20:54(季军兼国内第一)的兰州大学生邱旺东。

回忆广马比赛经过,狄鋆说自己出发位置比较理想,过线只用一两秒。出去后他三下两下就冲到女子第一集团前面,独自一人前行,10公里用时大约32分50秒。

约莫十一二公里左右,管油胜从后面追了上来。

两人用时70分不到通过半程点,接着又一同跑到36公里处;“他可能节奏提了一下,我那时候有点挣扎,没有跟住,到终点被他逐渐拉开到300米的样子。”

狄鋆的跑表数据显示,他在27至30公里已经“挣扎”过一次,不过后来又调整过来。

他说最后6公里自己被甩开,其实并没有遭遇什么难关,只是无法保持此前的3:20以内高速度(全程2:20:39内的节奏),只能退守3:25左右,而对方却能跑到3:20出头,掉速没有自己明显。

张家港的前一周,狄鋆还在规模不大的浙江仙居绿道马拉松以2:30:55夺冠。再往前一场就是上马。

他对自己2:28:33的成绩很不满意。那次他前面也很快,后面因为吃能量胶引起肠胃不适,人很难受,一直想吐。

于是他决定再找几场比赛来实战验证一下,问题到底是出在能量胶,还是自身能力。

最近三场比赛,他吃的能量胶和补给次数,都和上马一模一样,也是每10公里吃一个。结论:他的肠胃大概已经适应这种新能量胶(High5)。

狄鋆说上马后这一个月,自己户外跑步不超过三次,工作日最多去去健身房,练练力量和柔韧性、保持状态,也上跑步机但只为出出汗,一到周末就外出比赛,几乎完全是以赛代练。

“因为天冷——江南的冬天你知道的。我真的很怕冷。”他说近期南京的气温经常只有五六度,“我早晨起不来,下班后气温又很低。”

而利用午休的空档跑,他觉得“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必要。太耽误事了”。

狄鋆的下一场马拉松是下周日的深圳:赞助商怡宝的总部,但主要是去调整一下,不会再冲击成绩。

至于明年能否进2:20,他表示:“反正我尽力吧,起码现在让我看到一些比较好的希望,差距已经没那么远,但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多重因素的结合。”

他希望自己后程能再稳定一些,掌握好节奏,再增强些速度能力,后面想提升就得加强这方面的表现吧。

2017:中国业余跑者崛起之年

排名狄鋆之后的多名中国选手也都刷新PB:

国内第五贾俄仁加2:22:27,这位青海藏族越野高手将今年北京首马净成绩提高了5分多钟;

第六是另一位越野大神运艳桥,他向笔者证实,自己也PB了;此前是今年5月秦皇岛的2:26:49。

第七碾者阿提(真名!)又是一位少数民族:四川乐山彝族,目前是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物流学院物管152班学生。广马是他第三个全马。今年3月他在成都首马2:41:36,国内第一;北马2:33:33,四川第一。

上马排名体制外第四的牟振华,这次只跑出2:30:07,国内第十。他告诉笔者:“我是当训练跑的,这个比赛不在计划中!”

他把重点放在明年3月的重庆马拉松:“目标重庆,其他比赛都是训练。”

针对没有注册过专业运动员的大众选手(相对于竞技组),中国大满贯设置两个奖项:

最佳成绩奖:男女前两名分别为10万和5万,必须进2:24和2:43。

赛季优胜奖:男女积分前三名分别为10万、6万和4万。

牟振华表示:“两者不能同时拿,我要的是最佳成绩奖。”

说完广马,再总结下2017年中国马拉松的表现。

今年中国境内男女最好成绩,均创造于上马:由南非和埃塞选手跑出的2:08:35和2:22:43。

而今年中国男选手的最好成绩,是杨定宏的无锡2:13:37;其次是李子成的无锡2:15:21。

他们在前五中各占两席:第三是杨定宏的东莞亚锦赛2:16:27,第四是他的云南队友杨绍辉在同一比赛中的2:16:59,第五是李子成的武汉2:17:26。

女子前三则是何引丽的无锡2:30:26,王佳丽的天津全运会2:33:36,郑芝玲的上马2:33:50。

不过,今年女子马拉松也传出坏消息:张莹莹、丁常琴因被检出兴奋剂阳性分别被禁赛四年和两年,罚款四万和两万;王佳丽2013年也有过禁赛记录。

与专业马拉松的停滞不前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体制外马拉松水平的大面积、大幅度提升。

一年前跑进2:27的业余选手还几乎没有,如今进2:25的已有狄鋆、牟振华、李鹏、贾俄仁加、运艳桥和碾者阿提至少六人。

加上李子成、管油胜和邱旺东等体制外高手,希望他们能够对体制内形成倒逼。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广马同一天,中国24小时超马纪录也在杭州被打破。

当天在2017悍将杭州超级马拉松金杯赛上,安徽选手梁晶以267.701公里夺冠,原中国纪录保持者斯国松以265.304公里排名亚军;第二,两人均打破中国纪录。

赛后斯国松向笔者解释:“我胃不好,天气冷,我肚子不舒服,影响比较大 上厕所就上了十几次,耽误好多时间。”

中国纪录保持者单盈以233.033公里夺得女子冠军。亚军是来自台湾的周玲君,225.667公里,两人均为理学博士。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