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上的中国 · 印象南京】一盏茶 唠一段文化往事

2017-12-26 15:52 中华龙舟大赛公众号

打印 放大 缩小

龙舟与南京,一项中国传统民间体育活动,一座饱经风霜的六朝古都。

一叶舟,一座城,两者在中华文化的长河里并行,形成了密不可分的天然联系,在同样古老深邃的外表下,满含着历史与文化的沉淀,民族精神与智慧的结晶。

“这南京乃是太祖皇帝建都的所在,里城门十三,外城门十八,穿城四十里,沿城一转足有一百二十多里。城里几十条大街,几百条小巷,都是人烟凑集,金粉楼台。城里一道河,东水关到西水关,足有十里,便是秦淮河。水满的时候,画船箫鼓,昼夜不绝。”——《儒林外史》吴敬梓

说起龙舟与南京,就像打开了一个尘封的匣子。

从原始竞渡到节日竞渡,在漫长的岁月中,龙舟经历了从劳动工具演化为文化象征的过程。

同样,南京也承载着历史的变革,文化的过渡, 2700年来,从春秋建城到十朝都会,往昔的烟云只有金陵记得。

遥想当年,无论是孙仲谋虎踞江东,南朝秦淮的歌舞升平,民国时饱经风霜的法国梧桐,每一个时代的更替,都意味着一次文化的沉淀与洗礼。

诚然,时代的更替很漫长,但对于南京而言,却仅仅是一盏茶,当浪花淘尽英雄后,唯有不经意的角落才会发现岁月的痕迹。

“一出城,看见湖,就有烟水苍茫之意;船也大多了,有藤椅子可以躺着。水中岸上都光光的;亏得湖里有五个洲子点缀着,不然便一览无余了。这里的水是白的,又有波澜,俨然长江大河的气势,与西湖的静绿不同,最宜于看月,一片空蒙,无边无界。”——《南京》朱自清

龙舟,因水而生,因水而兴,在我国古代南方水网地区,多河港的地理环境为龙舟的诞生和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

南京,作为中国四大古都,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同样与水有着不解之缘。    

南京位于长江下游沿岸,北连江淮平原,东接长江三角洲,处于长江下游中心,是距中原和华北最近的江南中心城市。

得天独厚的地理与水文条件,为古代南京的生产、交通、军事等发展要素提供了天然保障,因此也成为了历朝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

翻开南京的地图,你便会发现,这是一座被水环抱的城市。长江穿城而过,境内上百条河流分属两江(长江,青戈江—水阳江)、两湖(固城湖,石臼湖)、两河(滁河,秦淮河)。以跨省、市的流域划分水系,可划分为长江南京段、滁河、秦淮河、青弋江—水阳江四大水系。

发达的水系不仅滋养着南京,同时也为南京注入了别样的人文内涵。

倘若把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比作壮观汹涌的水,那么南京的水则更像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多了一份灵秀和婉约。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把对南京水的爱寄托在诗词歌赋中,用文字刻画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泼墨山水画。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三山半落青山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汉水旧如练,霜江夜清澄”;“清凉如美人,莫愁如明镜”;“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在李白、杜牧、刘禹锡等诗人麾下,南京的水被赋予了更多的人文内涵,也让自古以来的“金陵帝王州”多了一份婉约静美的江南气质。

 

 

 

龙舟与南京,有着一段最天然的邂逅。与其说是文化的融合,不如把它作为中华文化的延伸。

关于龙舟的起源, 目前分别有吴越、沅陵两种说法。关于吴越之说,据史料考证,古代南京所在吴越地区水网密布,人们常常以舟代步,以舟为生产工具和交通工具。人们在捕捉鱼虾的劳作中,攀比渔获的多寡,休闲时相约划船竞速,这便是远古时期龙舟竞渡的雏形。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明代,龙舟竞渡成为南京人重要的一项传统民间活动。相传在高淳山乡的下坝胥河一带,每逢农历五月十三都划龙船,以纪念关羽。而在高淳圩乡,每逢农历六月六举办的赛龙舟活动,是为纪念郑和下西洋而举办的一项大型活动,而并非纪念屈原。

 

 

 

现如今,随着全国范围内龙舟赛事的开展,龙舟得到了广泛关注与普及,同时也被赋予了更多现代意义,南京则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作为目前开展龙舟赛最多的城市之一,南京每年在秦淮河、金牛湖、莫愁湖、玄武湖、八卦洲小江河、江宁杨柳湖、仙林羊山湖七个龙舟活动基地至少举办一场具有较大规模和较高影响的龙舟赛事,极大地推动了地方宣传与群众参与活力。

此外,在青少年培养上,南京也做出了自己的努力。据悉,当地以玄武中专、商业学校两所龙舟传统学校为桥头堡,通过全市中学生龙舟赛这一平台,在外国语学校、金陵中学等二十余所中学宣传和开展龙舟运动,着力打造端午龙舟嘉年华、中学生龙舟赛、大学生龙舟赛等地方品牌赛事。

9月金秋,南京将首次迎来一项重要的龙舟赛事。9月23、24日,全国最高级别龙舟赛事——中华龙舟大赛将于南京市六合区金牛湖打响,来自全国36支顶尖职业龙舟队、青少年龙舟队将共同挥桨竞渡,剑指全国冠军之巅,续写南京文化的篇章。届时,中央电视台将全程直播两天赛况,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