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U23新策新政下 曾经的U23消失在24岁

2018-03-09 09:48 澎湃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超新政下,他们消失在了24岁

中超冬季转会窗的最后几日,各家中超俱乐部都逐渐官宣了自己的新援。2月的最后几日里,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几条甚至十几条的中超重磅转会消息。

叮叮当当的通知铃声折射着欢迎新援的掌声,但是在每一家俱乐部的上空,同样响彻着驱逐的号令。

伴随着“U23政策”的进一步收紧,23岁以下的年轻球员们再一次成为了转会市场上的主角。但是随着新赛季开打,很多人也将不再拥有“U23”这个称号,他们的名字也随着黯淡。褪去光环之后,那些曾经的“U23”都去了哪?

刷完任务,你可以走了

上赛季效力于申花的徐骏敏一共为球队首发14次,出场15次,但整个赛季加起来,仅仅打了581分钟比赛。

申花对他的定位很简单:“U23首发”这个成就帮我刷到了,你就可以下去了,如今你不能帮我“刷任务”了,你就应该走人了。

在2017年的冬天,徐骏敏转会同城对手、中甲球队上海申鑫。

有的球员,在“U23”行列中也属于备胎。失去了这一身份之后,他们也就立刻没有了在中超立足的资本。

由于U23国脚高准翼发挥稳定,华夏幸福的另一位U23后卫廖均健多数时间跟随预备队比赛,并在半程后被租给了重庆力帆。失去U23身份之后,廖均健更是没有机会,被再度租给了武汉卓尔。

廖均健在省港杯足球赛上的队友叶楚贵同样也被租借到了中甲,虽然曾贵为中乙金靴,但是叶楚贵在富力的地位一直尴尬。前有中超MVP扎哈维与国脚肖智,后有U23小将向柏旭,叶楚贵即便回归也很难有机会。

或许在外援当道的中超,身为前锋就是叶楚贵的“原罪”。

他们“消失”在24岁

但对于叶楚贵与廖均健们来说,至少我们还可以在某一支球队的名单中找到他们的名字。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不再是U23球员的他们已经几乎从足球舞台上消失。

U23门将张津在上赛季一直作为第三门将随天津权健征战,但是一年之后,长了一岁的他在球队的地位却大幅降低,落入了权健的预备队。

失去U23身份就被“发配”到预备队的,还有两名鲁能球员黄浦与王炯。

黄浦只为鲁能在2016年的亚冠小组赛中出场过5分钟,而王炯至今没有出场纪录。在鲁能的赛季前拉练中,这两位小将也没有出现。黄浦甚至都没有随队集结,而是在广州与国奥队一起训练。

他们中有的人,甚至已经“退出”了足球界。

曾经效力于上海上港的U23球员杨世元在上个赛季租借效力延边富德,延边队降级之后,杨世元也未能如愿回到上港的怀抱。在“转会市场”网站上,这位长春籍球员已经是“Free Agent”(自由球员)。

“U23政策”颁布时坊间那句“24岁就退役”的玩笑,在他身上得到了残酷的应验。

幸存者

但也不是说,所有的“U23”球员都是水货。

上赛季张修维因为交通肇事而被禁赛之后,前国青队长郑达伦迅速崭露头角。本赛季的他已经不再是U23球员,但在新赛季至今权健的4场比赛中,他都获得了出场机会,并且收获了一次助攻。

在中超首轮权健对战建业的比赛中,与郑达伦同场竞技的还有建业的中场钟晋宝——这位出生在1994年11月的球员也在本赛季失去了U23身份,但由于具备前场多面手的特质,让其依旧在塔拉吉奇的手下占有一席之地。

出身广州富力的闵俊麟如今也已经不是U23球员,但由于上赛季租借贵州恒丰期间表现优异,贵州选择将其永久引进,成为贵州队在2月26日官宣的“七个葫芦娃”之一。

他的身体条件并不出众,但攻防平衡的特性和积极的跑动,让其有了“坎特”的绰号。

一年过后,一切又会怎样呢?

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统计:U23政策让我们看到了郑达伦、闵俊麟,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杨世元这样的“流星”在“U23”的金字招牌下闪烁一次,就坠入更深的黑暗。

放在几年前,我们的年轻球员还不是这样:

郑智22岁获得中国足球先生,王大雷17岁在中超打主力,蒿俊闵18岁成为泰达中场不可或缺的一员。在并不久远的过去,即使没有U23政策,中超联赛的大多数球队都会拥有几名足以胜任主力位置的U23球员。

那些年轻有为的国脚们,他们都去哪儿了?

可是短短几年之后,我们的“人才储备”就只能依靠政策才有一席之地。“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可是终究,这借来的本事并不是自己的,当风停下的时候,飞得越高,摔得就越惨。

曾经的身价百万,越过了23岁这个槛,就变成了无人问津的“金钗雪里埋”。

万物皆在变化,时间不会停止,一年之后,韦世豪、巴顿、唐诗、何超等“U23”新星也将达到年龄上限,失去这块“免死金牌”的他们,又会得到什么样的“判决”呢?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肆客足球 WiYi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