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击剑队亚运抗韩 对手震惊世界易称霸亚洲难

2018-08-24 11:35 体坛+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击剑队亚运抗韩 对手震惊世界易称霸亚洲难

如果把国际比赛战绩、世界排名作为晴雨表,那么应该可以说:当今亚洲剑坛,几乎就是韩国人的一言堂。因为,击剑项目全部12个小项除女子重剑个人外,其他世界排名者均是韩国。不过,击剑属于易于爆冷的项目,这一特点让这项赛事一直不缺冷门,雅加达亚运会击剑赛同样不例外。截止昨天,亚运会击剑10个小项战罢,“巨无霸”韩国仅仅收获了5金,与其出色的国际战绩、世界排名相比,夺金率不算高。

第一个比赛日,实力出众的韩国队就遇到各路诸侯,全天决赛出的女子佩剑、男子重剑两项个人赛,太极虎居然遭遇零金。韩国女佩、男重均有奥运冠军压阵,女佩连决赛的边也没摸到。男子重剑由朴相泳、郑镇善两名奥运会奖牌得主出阵,同样是无冠而归。

有必要提醒的是,韩国击剑的整体实力不仅是亚洲老大,还是一支名副其实的世界强队。上月举行的世界锦标赛,这支军团居然在男女6个剑种全部夺牌,2金2银3铜的总成绩高居金牌榜次席。

如此出众的实力,足以保证韩国人东边不亮西边亮。果然,第二个比赛日的女子花剑、男子佩剑个人赛,主将全熙淑、具本佶先后染金。

此后几个比赛日,韩国队一直是金牌榜领跑者:姜荣美掠得女重个人冠军;已经产生的4个团体项目中,女子佩剑、男子佩剑的金牌皆入韩国人囊中。整体优势终于得以体现。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亚洲剑坛一直呈现中韩对峙局面,国剑曾涌现出栾菊杰、仲满、雷声、中国女重等奥运个人冠军和奥运冠军团队,以及谭雪、王磊等一拨世锦赛冠军。然而,随着一批老将的退役,2012年以来中国队整体实力明显下滑,近三年未有一项世界冠军入账,今年世锦赛仅靠女子重剑团体勉强跻身奖牌榜。

上届亚运会,中韩实力已经拉开差距,当时国剑仅获3金,韩国人创造了8金的单届金牌新高。抗韩,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最大主题,挑战者不仅仅是国剑,还有哈斯萨斯坦、日本等亚洲传统强队,甚至中国香港等后起之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国剑整体实力即便不比以往,整体实力在亚洲还是“九千岁”高度。男子花剑,名不见经传的黄梦凯和中国香港选手联手将韩国人挡在决赛场之外,他也为国剑收获了第2枚金牌。

团体赛第一个比赛日,国剑又一次成功挑战韩国对手,男子重剑中韩两队在半决赛相遇,如今的韩国男队贵为世界一号,近几年男重国手从未在团体赛击败过这个强大对手,但半决赛笑到最后的偏偏是中国男重,用国手石高峰的话说:“我们赢在斗志上。”

国剑挑战韩国的同时,也时时被他人挑战。男重团体赛,登顶者不是国剑,而是日本。干掉了不可一世的韩国队,让男重国手多少背上了包袱,决赛后在一度领先的情况下被日本队反超,十分遗憾地与冠军擦肩而过。

在男子重剑领域,哈萨克斯坦一直是亚洲三强。该队主将德米特里最新世界排名位居第8,哈将进入四强后连挑韩国二将,结果稍显意外,细细思量却又正常。

如果说日本男重夺冠属特大冷门的话,那么女花团体日本染金不属意外。前些年,韩国女花整体有优势,如今名将南贤喜已过巅峰期,优势有些缩小,整体实力与中日已属伯仲之间。雅加达战役,日本半决赛完胜韩国,决赛以一剑之优气走中国,如愿蝉联冠军。

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国香港和伊朗。近几年,中国香港击剑水平陡增,去年全运会张家朗闯进男花个人决赛,张家朗、崔浩然和女重选手江旻憓世界排名均排在世界前20名。男花个人赛和女子重剑四强、中国香港各占两席、一席,崔浩然还闯进男花决赛。伊朗男佩在半决赛击败了今年亚锦赛冠军中国队,出人意料地闯进决赛。这些当年的无名之辈已经引起外界关注,以这架势,两三年后没准也会在亚洲赛场分一桶金。

“巨无霸”韩国人要想一统亚洲,还真难。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南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