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体育> 正文

疫情冲击运动员心理健康

2020-05-22 11:33 环球时报

来源标题:疫情冲击运动员心理健康

“这是我一生中最不堪重负的时刻。”已经退役的23枚奥运会金牌得主菲尔普斯近日对媒体这样说道。这位曾公布自己患有抑郁症的美国游泳名将称,新冠肺炎进一步损害了自己的心理状况,隔离在家的日子让抑郁症变得更加严重。“当然,(负面情绪)没什么需要隐藏的,了解这种情绪如何形成并进行疏导才是最重要的。”

最近几周,菲尔普斯每天早晨都会在健身房锻炼90分钟,“一旦中断就会陷入糟糕的消极情绪”。菲尔普斯称,“最近几个月里,我的情绪一直起伏不定,疫情让生活充满不确定性,你总是会担心家人是否安全,考虑疫情结束后一切是否能恢复原样。这快把我逼疯了,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旅行、比赛、与他人见面的生活。隔离期间,我经常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后,34岁的菲尔普斯曾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节目中呼吁关注运动员心理健康,“因为大家经历了四年的训练和心理调适,在一切准备妥当后却要面临等待,这对运动员来说非常艰难,确保自己的心理健康是这个阶段更为重要的事情”。

英国110米栏选手安德鲁·波齐接受《天空体育》的采访时称,疫情期间自己很难与他人接触,在训练基地的几个小时是与他人交流的唯一机会,但同时需要遵守社交距离规定。国际足联通过研究后称,球员比普通人更容易产生焦虑情绪以及各种心理问题,因为他们很难确定自己的职业前景。国际职业球员协会秘书长霍夫曼称,“相比男足,女足球员的状况可能更加糟糕。疫情让她们只能独自住在俱乐部附近的小公寓,在没有社交的情况下,她们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

与国际体坛的大多数项目一样,板球运动现在处于停滞期。从事心理调节的教练员厄普顿对路透社表示,“疫情突然把所有运动员拉出球场,这会让球员各自面对不同的心理问题。这种情况与球员受伤后被迫在替补席上观战不同,球员现在不仅不能参与训练和比赛,甚至也不能离开住所。虽然一些球员可因此获益,但更多人会因为收入压力和无法与队友交流而产生情绪压力。因此,当比赛恢复正常时,球队需要对球员进行更多情绪疏导和心理帮助,让球员获取新的比赛动力。”

近些年来愿意公开探讨心理问题的运动员越来越多,詹姆斯就曾表示,因为2011年总决赛的失利,自己一度出现心理疾病。同样的状况还曾出现在乐福和德罗赞身上,随后NBA联盟要求各支球队必须配备心理医生。前NHL守门员、现赛事评论员凯利·赫鲁迪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称,“球员的压力和焦虑都是真实存在的,很开心看到有更多人愿意探讨心理问题,这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但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做,需要呼吁政府提供更多资源,帮助大家解决心理问题”。

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ATP)近日宣布,将与“运动机会”和“头脑空间”建立全新合作伙伴关系,以帮助旗下运动员和工作人员改善心理问题。“运动机会”是专业心理健康服务提供商,专门为顶级运动员提供安全保密的空间来讨论情绪和心理健康问题。相关人员可以随时与治疗师分诊小组联系,后者将为他们提供帮助。而“头脑空间”专注于冥想,其应用程序和在线内容服务可以帮助ATP球员和雇员享受免费订阅,使他们可以通过访问相关内容来疏导负面情绪。

面对疫情带来的赛事停摆,中国运动员也需要克服心理压力。中国女排的教练组在这方面做出积极尝试,主帅郎平表示:“中国女排必须打起精神,迅速转向不同方向。中国女排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既来之则安之,摆正心态,往更好的方面去想。”女排队长朱婷称:“停摆也是竞技体育的一部分,现阶段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

奥运会延期后,中国羽毛球队也曾在备战中出现情绪波动。教练组一方面通过聊天等方式及时帮助大家疏导压力,一方面设置趣味活动,帮助运动员调整心理状态。中国“跳水梦之队”也拿出自己的应对方案,通过“冠军达标赛”来保持运动员竞技状态。队员陈艾森坦言,“(我们的)挑战更多来源于自己,我会利用这一年的延期,不断地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责任编辑:陈健男(QE0022)作者:李佳寅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