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追忆毛德镇太心酸 今朝辞世不再担心别人送花圈


http://www.qianlong.com/2009-06-03 10:37:39千龙网

更多精彩新闻请关注千龙网体育频道


   他生前衣服里藏刀用来防身;他的队员刚下赛场就遭到毒打;他生前说过:王军霞的奥运金牌是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

  【简介】13年前指导王军霞亚特兰大奥运夺冠

  男,1937年3月21日—2009年6月1日,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人,田径教练员。从1980年开始,在辽宁省大连体育学校任教,曾培养出穆维国、孙日鹏等优秀运动员。

  1995年6月接手王军霞的训练工作,经过艰辛努力,帮助王军霞夺得第26届奥运会5000米金牌和10000米银牌。

  1997年,毛德镇从大连体校退休,到广东伟伦体育运动学校执教。

  就在儿童节当天,著名田径教练员、曾带领王军霞获得中国首枚奥运长跑金牌的毛德镇在大连辞世,享年72岁。

  对于很多人来说,毛德镇是个陌生的名字,他加在王军霞之后,似乎才让人有了些印象。

  13年前,是他指导王军霞夺得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子5000米冠军。毛德镇是功勋教练,本应收获荣誉、获得嘉奖,但是他却突然退休了。

  【病情】肺癌晚期卧床15个半月

  毛德镇的女儿毛伟介绍,自2008年春天以来,毛德镇被诊断为肺癌晚期,长达15个半月卧床不起,一直在做化疗,经常疼到“说胡话”,家人不止一次地收到病危通知。6月1日9时45分,毛德镇去世。毛伟表示,由于父亲患病已久,她对于父亲去世早有心理准备,但仍措手不及。

  “他最近这几天情况就不是很好,看起来特别严重。他还特意叮嘱,告别仪式要一切从简。”毛伟介绍,家人在父亲去世后的第一时间通知了亲朋好友,包括王军霞在内的一批弟子,以及辽宁省体育局相关领导。

  “功过是非都在大家心里,如何评价我父亲,是学生、朋友、领导和媒体的事,他很在乎大家对他的评价。”毛伟哽咽着说。

  据悉,毛德镇遗体告别仪式将于6月3日早7点30分在大连市殡仪馆1号厅举行。

  【弟子】王军霞:没他就没我的奥运冠军

  王军霞在得知消息后,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我早上就接到了他去世的消息,但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就像一场梦一样。”身在上海的王军霞一直牵挂着毛德镇的病情。“没有他就没有我的奥运冠军,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我一直在尽力帮他治疗,一直祈祷着奇迹发生,可惜他还是走了。”王军霞透露,她和毛伟一直有密切联系,昨天早晨,第一时间得知噩耗,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仍无法相信。

  “他是中国第一个带出长跑奥运冠军的教练,这个功劳就够了吧。”在王军霞眼里,毛德镇还是一位极端敬业、体恤弟子的长辈,“老头儿实在是太好,太善良了,除我之外,他还有很多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而他几乎把所有的关心和爱都给了我们这些队员。”王军霞透露,她已于昨日飞回大连,参加3日早上的遗体告别仪式。

  【追忆】不再担心别人送花圈

  在毛德镇率领王军霞紧张备战奥运和奥运夺金之后,他和家人始终不得安宁。他与马俊仁两军对垒期间,情况非常复杂:不知何人所为,接连两个除夕,老毛家中都收到了匿名的恐吓信。一次在奥运前,那信扔在大连家门口,诅咒他早些死去,说年关在即,我们这里给你烧纸了;一次在奥运之后,信中恫吓他交出奥运会的奖金,勒索钱财。

  毛德镇奥运之后从北京回到大连,组队出战大连国际马拉松接力赛。毛德镇的一名队员跑完一个单元,退出公路赛道,突然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身旁,有人呼唤:跑完的队员,快上车!这队员从河南来到大连时间短暂,误以为是接送运动员的专车,便纵身跃上。不料一进入车内即遭暴打!直打得鼻青脸肿口喷鲜血,后一脚将其踹到车外……毛德镇念及此事老泪纵横。

  2000年,毛德镇因大连市体校停发其退休工资并给予“留党察看”纪律处分一事,要向马俊仁讨个说法。原因是毛德镇档案所在的大连体校被马俊仁收编后,对毛德镇正式下发了一份处理决定,勒令其速回原校,并就长期不参加党组织生活、挖走辽宁队员以致破坏辽宁与广东两省友好关系作出深刻检查。两人的矛盾再度激化。

  自1997年毛德镇去广东体校后,始终没有回辽宁执教,毛德镇曾用一件往事说明自己不肯“叶落归根”的缘由。

  “曾经在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有人将一个花圈送到了我的家门口。在辽宁生活,我确实没有安全感。”

  【恩怨】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金牌

  毛王组合并没有让他们获得多少安心备战奥运会的空间,号称要撞掉王军霞一条腿的恐吓电话、春节期间摆在毛教练家门口的恐吓信,诸如此类的黑招不断招惹到这对组合身上,但两人靠着意志和决心挺了过来。

  在王军霞获得亚特兰大奥运会5000米冠军时,我们看到满脸泪光的毛德镇。此后毛德镇多次爆料,认为王军霞备战亚特兰大的训练环境十分紧张,称“这块金牌是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

  毛德镇曾撩开衣衫,只见一条细皮带从右肩至左腋拴牢一个黑色皮刀套,好像警官腋下藏着枪。老毛的皮套里,竟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合好衣衫,微闭双目,说:我活到六十多岁了,还整天带着刀,可是我不得不防啊!究竟为什么带出奥运冠军还会受到排挤?王军霞和毛伟都不知情,毛德镇也不肯说,他知道说出来只能给子女和弟子平添烦恼。他宁愿自己带着所有委屈,老去,生病,然后离世。十多年来,毛德镇装着这个秘密,一直到癌症晚期,他想说些什么,可是说不动了。 

编辑:戚连民 来源:搜狐体育
我要说说打印推荐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