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备战东京奥运会 刘虹:想让更多人认识竞走

2019-02-14 09:47 广州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复出备战东京奥运会刘虹:想让更多人认识竞走

上周,俄罗斯竞走名将基尔佳普金娜被裁定涉药,被剥夺于2011年和2013年两届田径世锦赛上获得的奖牌。因此,中国广东女子竞走名将刘虹在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上夺得的铜牌递补变成银牌。

而在此之前的2011年大邱世锦赛上,刘虹同样由于冠军卡尼什金娜涉药被剥夺奖牌,因此递补夺金。

这样一来,刘虹的战绩更显彪炳,她曾获得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金牌;2011年大邱田径世锦赛和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两届冠军;多哈和广州两届亚运会冠军;还保持着女子20公里竞走的世界纪录:2015年6月6日,刘虹以1小时24分38秒创造了这一世界纪录。

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刘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回归家庭,她生下了女儿熙熙,与所有母亲一样,女儿是她生活的重心。不过,这位顶尖运动员即便在哺乳期也没有停止过对身体状态的严格要求,她产后即投入训练,并且多次参与马拉松赛事。在2018年10月底的河间马拉松赛上,她夺得10公里女子组冠军。就在这次马拉松比赛后,刘虹宣布自己将复出重返赛场,备战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

理智看待竞走改革

近日,国际田联竞走委员会公布决议,主要内容为:在重大国际比赛(包括世锦赛和奥运会)中,调整竞走项目为2个男子项目和2个女子项目——在2021年尤金世锦赛上执行男子和女子竞走20公里与30公里共4项赛事;从2022年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开始,包括2023年世锦赛,开始实行男子和女子10公里与30公里共4个项目的赛事。另外,从2021年开始将电子芯片鞋垫技术纳入竞赛。至于今年的多哈世锦赛和明年的东京奥运会,竞走项目暂不进行调整。

许多竞走爱好者反对取消50公里项目,他们认为,正是50公里项目对参赛选手耐力和技术动作的高要求,才让竞走充满魅力。这项改革将于3月10日进行最终投票。

广州日报记者为此专访了刘虹,她认为,竞走改革确实势在必行。“竞走这个项目确实一直存在争议,多年来很多人对竞走不了解,是客观存在的情况。”刘虹说,“竞走项目发展最早的中心在英美,后来发展到欧洲,现在以中日为代表的队伍开始走到前列。但是,新兴国家和地区的竞走队伍更看重成绩,对于项目的普及和发展做得不够。”刘虹坦言,竞走在中国属于小众运动,只有专业运动员在参与。

“这次改革是被迫进行的,迫于国际奥委会的压力,毕竟这个项目在很多方面已经越来越不符合奥运会的要求。或许,这次急躁的改革是多年来累积问题的爆发。”刘虹说。

“竞走项目改革的目的是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从专业运动员的角度来说,我们肯定是更习惯现在的距离和训练方式,但改革最终能否实现,还要看观众和项目爱好者能否接受这些改变。”刘虹说。事实上,刘虹复出的目标并不只是收获更多在赛场上的成就,所以改革与否对她而言,并不是会对她产生重大影响的问题。她有更远大的目标,那就是真正推动竞走项目成为一项大众能有兴趣参与的运动。

开通公众号推广竞走

正因为中国在竞走项目上有着强大的竞技实力,却又缺乏广泛的群众基础,刘虹才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开拓者和推广者。“我甚至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大牌的体育明星,但并不是因为我渴望更多的名和利,因为那是没有止境的。我希望的是,以我的行动来让更多的人关注竞走、讨论竞走、参与竞走。”她说。刘虹专门开通了“我是刘虹”的公众号,分享竞走的专业知识和项目竞赛的信息,也在这个渠道上与为数不多的民间竞走爱好者互动。

“因为竞走技术太难,所以大家不愿意接受——我不太认可这个说法。每一项运动都有技术要求,我觉得很多项目更难、更复杂,甚至更贵,但是大家依然有热情去学习和参与。就目前国内的情况,大家连了解竞走的机会都很少。所以,就我来说,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竞走就是一种贡献。”刘虹说。

事实上,国内从事竞走专业训练的教练、运动员,都对这一项目有更接地气的认识——竞走的门槛与长跑一样,对于大众体育爱好者来说其实入门不难,坚持下来也不难,而且它对参与者的体能要求也不高,就像快步走与慢跑一样,可以成为人们平日强身健体的简单项目。

“很多时候一项运动是需要榜样、需要偶像带动的,我既然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达到了现在的高度,也就愿意充当这样的角色。只有知道竞走的人足够多,喜欢的人才可能变多。这也是我选择复出、重新投入到训练比赛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刘虹说。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