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为何吃了亚运闭门羹:内容多杀戮 价值取向存疑

2019-04-11 17:33 钱江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电竞为何吃了亚运闭门羹:内容多杀戮 价值取向存疑

这几天,电竞从业者的心情像坐了一趟过山车,先是人社部发文认定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为新职业,从业者正当奔走相告的时候,仅仅过了个清明小长假,杭州亚运会组委会发布官方消息,公布了正式比赛项目,其中并不包括此前期望颇高的电竞项目,一时间业界大失所望,刚刚被吹起的火花难道要被扑灭了吗,电子竞技想要进亚运会还差多远?

是时机不成熟

还是背后利益的博弈?

电竞入亚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只不过之前风吹得多高,现在摔下来就有多疼,梦想破灭的人也就有多不解。

2017年4月,亚奥理事会与阿里体育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电子竞技加入2017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其中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将作为正式比赛项目,这是一次官宣。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雅加达亚运会也确实将电竞作为了表演项目,中国队在多个项目斩获金牌,电竞人眼见着心中的梦想一点点变成现实,因此电竞在2022年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大家认为板上钉钉。

然而事情的发展很快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2018年底的奥林匹克峰会上,国际奥委会探讨了“是否将电子竞技作为比赛项目”的议题,而结果是:“为时过早”,甚至电子竞技是否应被冠以“体育”的名号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另一方面,国际奥委会指出,电子竞技行业主要围绕商业逻辑运作,奥委会则是建基于某种价值之上,部分电子竞技项目甚至与奥运会的价值取向不相符。

的确,电子竞技是由电子游戏延伸出来的,市场上火爆的几乎都与杀戮有关,虽然也有足球、篮球类的游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以传统体育为内容的游戏项目的受众并不够多;另一方面,游戏本质上是一件商品,电竞比赛的初始目的是为了营销游戏以及延长游戏寿命,一旦被选为亚运会竞赛项目对于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来说,这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因此选什么游戏作为竞赛项目本身就没有在业界达成统一。

在与亚奥理事会达成合作之前,阿里体育就开始布局电竞产业,2016年启动了第一届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简称WESG),囊括了《CS:GO》,《DOTA2》,《星际争霸2》,《炉石传说》四个项目,2017年第二届又加入了《拳皇14》和《虚荣》,这与同年举办的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项目基本一致,可以说阿里体育凭借一己之力将电竞入亚这件事推进了一大步。

然而,所有这些竞赛项目,都不是阿里的产品。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入选的项目中腾讯旗下的《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均不在其中,要知道这两个项目在中国的用户数量远远超过同类型的《虚荣》。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实况足球》等六个项目作为表演项目亮相,《英雄联盟》和《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更是成功为中国带回了两枚金牌,这些参加了这场比赛的年轻人成为了英雄,这两款游戏的地位和曝光度也得到空前提高,而阿里体育打造的第三届WESG却依旧不温不火,从宣布与亚奥理事会合作之后,阿里并没有将这块蛋糕吃下,此后也没有再就入亚的事继续发声。

也是从这一年年底开始,奥委会发出了电竞入奥为时过早的声音。这其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一切又回到了起点。虽然杭州亚运会项目设置大门并未关闭,不排除后续经过协商新增比赛项目的可能性,但是其难度可想而知。

即使不入亚

电竞也已经在向好的方向走

虽然入亚暂时无望,但不可否认,电子竞技成为近年来发展最迅速的产业之一,根据央视财经报道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为84.8亿元,而到2020年,中国电竞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如此巨大的市场,从业者也迫切需要被认可,因此在4月3日人社部正式认定的新职业里,电竞占了两个: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

在浙江省电子协会秘书长金考生看来,“被人社部承认是电竞行业向前进步的重要标志,电竞从业者被得到认可,电竞职业身份的确立,能够更好地对行业的整体规范进行管理。”

作为国内知名俱乐部LGD以及电竞综合服务平台VPGAME的掌权者,潘婕认为,新职业的认定,更多的是让更多“圈外人”对电竞的认知脱离于“打游戏”的浅层次理解。但要从实际管理上来说,还并没有实质上的影响。

“目前从业人员的素质及行业标准都是缺失的,新职业的认定有利于推动这个行业准入体系的形成和完善,尤其是现在已经有数量庞大的从业者,还有不少高校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方向。”

“即使本次电竞最终没有入亚,对国内的电竞行业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现有的行业热度,国家政策支持,都在把这个行业往更好的方向推动。”潘婕说道。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