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歧视"怀孕运动员遭投诉 有人生子后被迫复出

2019-05-16 10:30 网易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女人怀孕生产,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歧视”却无处不在。在对待怀孕运动员的问题上,著名体育品牌耐克就陷入了大麻烦。三位美国女子田径运动员,近期就对耐克在对待她们怀孕时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而耐克方面也承认女运动员确实会因为受孕而影响收入。

阿莉西娅-蒙塔诺、卡拉-古切尔和怀特,三位女性田径运动员,都曾经在怀孕时参加过比赛。早在2012年,蒙塔诺就带着五个月的身孕参加国在加州萨克拉门托的比赛,2014年时她又身怀着八个月大的胎儿参加美国全国锦标赛。而到了2017年夏天时,蒙塔诺再次以孕妇的身份参加了美国田协举办的户外冠军赛。蒙塔诺说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给与那些因为遭遇不幸而感到压力的女性力量。即使怀孕,她也依然能够完成她想做的。

40岁的卡拉-古切尔则透露,她曾经不得不在照顾生病的儿子和参加半程马拉松训练之间做出选择,因为她在生完孩子仅仅三个月就要被迫去跑半马,“我觉得我不得不把他留在医院里,只为了能够去跑步,不能像其他正常的妈妈那样与他在一起,我永远不会原谅儿子。”30岁的怀特甚至将怀孕定义为女运动员的死亡之吻,“我甚至不能告诉耐克方面我怀孕了。”

耐克方面对于三位女运动员的指责,也做出了回应,承认行业的惯例就是女运动员怀孕后赞助收入会减少,“确实,有一些运动员在怀孕后受到了影响,我们也意识到这在不同的项目中存在不一致的地方,2018年我们已经将所有项目标准化,这样就不会再有女运动员因为怀孕而蒙受经济损失。”

不同项目之间确实很难做直观的比较,2017年澳网时,小威夺冠拿下第23个大满贯超越格拉芙成为公开赛年代第一人,当时的她甚至怀着八周的身孕。女子马拉松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拉德克利夫,曾于2006年和2010年两次在怀孕的情况下参加10公里迷你马拉松,而且她还拉上了同样怀孕6个月的好友古切尔,里约奥运会上的尼日利亚乒乓选手奥绍奈克也怀有七个月身孕......

女运动员怀孕参加比赛本就不易,有很多甚至是无奈之举,耐克在薪酬给予方面带着“有色眼镜”,真的有损这家全球最著名体育运动品牌的颜面。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