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联赛黑马上海嘉定深耕青训不业余

2017-05-04 08:59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青训,这家业余俱乐部不业余

坚持了83分钟之后,作为2017年中国足协杯32强仅存的一支业余球队,上海嘉定城发队终于未能抵挡住来自职业球队的攻势。5月2日晚进行的足协杯第三轮比赛中,一场0∶2的失利,让这匹来自业余联赛的黑马不得不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却也令征战中超的对手天津泰达队有些汗颜。代表职业足球顶尖水平的中超与业余球队之间那道本应存在的“鸿沟”,并未在本场比赛中有太多的体现,“分庭抗礼”才是双方全场大部分比赛时间内的态势。

一场憾负,使得不少期待“逆袭”剧本上演的人们为上海嘉定城发队感到些许惋惜。自上赛季起,这支组建于2009年的业余球队已连续两年闯入足协杯32强。对业余球队来说,从业余联赛中逐步升入中乙、中甲,在旁人看来或许是“理所当然”的目标,但在俱乐部投资人陆建军看来,俱乐部有着更为重要的目标,因为在这匹足协杯的黑马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不小的“青训王国”。

苦尽甘来

由于近两年在足协杯中的优异表现,上海嘉定城发队开始为全国球迷所熟知。这支业余球队由上海嘉定城市发展集团冠名,实际属于上海博击长空足球俱乐部。队中包括张晨、李铖等球员以前曾效力于中远、东亚等职业俱乐部,而担任俱乐部副总经理的王洪亮,昔日更是驰骋中超赛场的名将。“我们这里有不少队员,在东亚队时都是和武磊、蔡慧康一批的。”陆建军说。

不过,尽管如今球队阵容在业余队中堪称“豪华”,但在2009年建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队员们的训练基地都是一块八人制的场地,由于地处上海郊区,且当时尚未开通城铁,很多队员前往训练场都颇费周折。“过了不远处那条河,就是江苏太仓了。”俱乐部的办公室主任冯旭超原来当过球队门将,“在训练基地手机信号一会儿是上海移动,一会儿是江苏移动。”

稍显艰苦的训练条件,并未磨灭队员们的热情,球队的坚持也逐渐收到了回报。2011年,球队在上海市著名的“陈毅杯”业余足球锦标赛中获得第三名,并在2012年的全国业余足球联赛总决赛中杀入八强。2013年球队终于夺得了“陈毅杯”冠军,并在接下来的全国业余联赛中排名第五,从而首次获得了参加足协杯的机会,在这个舞台上为人所熟知。

球队成绩稳步提升的同时,俱乐部发展也逐渐步入了“快车道”。2014年3月,上海市足管中心授牌俱乐部为市足协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2016年2月,俱乐部同上海上港签订青少年培训协议,有了政府购买服务、嘉定城发的冠名以及上港的青训经费,俱乐部如今的条件改善了不少,白银路地铁站旁,一座别致的二层办公楼滨河而立。“最重要的是要坚持认真做事,才能得到各方支持,随后方方面面的问题就能解决很多。”王洪亮说。

深耕青训

4月20日晚,上海嘉定城发队刚刚在足协杯第二轮比赛中淘汰了中甲老牌劲旅武汉卓尔队,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来自西班牙的俱乐部青训总监斯特凡坐到了主教练的位置上,而翻译工作则直接由队员代劳。博击长空俱乐部的每一个人,基本都“身兼数职”,所有征战足协杯、业余联赛等赛事的一线队球员,都另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俱乐部的青训教练。足协杯对业余球队来说可谓一年中最重要的赛事,然而即便在比赛当天下午,18人大名单中除首发11人可以稍事休息准备当晚比赛外,替补球员依旧要像往常一样前往各小学带孩子们训练。

在足协杯惊艳表现所编织的华美外衣之下,扎根嘉定区本地的青训撑起了博击长空俱乐部的“身躯”。2014年起,青训彻底成为俱乐部的发展重心。通过与区教育局和体育局展开三方合作,俱乐部每周一至周五下午放学后派遣教练员在学校里为小球员们开展足球训练,且对学生全部免费。从2014年起步时的3所小学,如今俱乐部已将足球训练开展到了嘉定区的15所小学、4所幼儿园和两所初中。目前,俱乐部共有青训教练60余人,在俱乐部注册接受培训的孩子则达到700多人。

也正是在2014年,俱乐部从西甲巴伦西亚队请来了斯特凡,后者则带来了西班牙青少年足球的一整套培养体系。“从6岁到19岁,每个年龄段需要做些什么,都列得非常清楚。”陆建军说。俱乐部新办公楼的多功能厅内,最显眼的便是一面巨大的电视墙,在电视墙上,所有布点学校的现场训练情况尽收眼底,“青训总监通过电视如果看到训练中出现问题,可以立即沟通或是赶往现场,同时学校和家长也可以调看训练画面。”陆建军介绍,引进这个系统花了他100多万元。

立足当下

“娄塘龙卷风对戬浜花木兰”“迎园火凤凰对普小巴萨”,俱乐部一楼贴出的赛程显示,如今俱乐部布点学校之间的U8、U9年龄段的内部联赛激战正酣,而各支球队的名称也彰显出孩子们的朝气和对足球的热爱。

重实战是俱乐部青训体系中的重要理念,“我从小就是科班出身,但现在教孩子还是要放掉以前的一些东西,首先要培养孩子们理解比赛阅读比赛的能力,这是中国任何国字号球队的问题,队员的个人能力都很好,但是在场上不会阅读比赛,所以从小要理解八人制、十一人制的比赛框架,在每个位置的职责。”王洪亮说,现在俱乐部的内部赛事春秋两个赛季各270场,“孩子们到三年级就能很熟悉比赛的感觉了。”

从这些比赛中,斯特凡和上海上港俱乐部青训团队一起,从所有学校的每个年龄段中选拔出一支“精英队”,陆建军也称之为俱乐部的“核心资产”。据介绍,目前俱乐部有U8至U11共4个年龄段的精英队,每支在二三十人左右,按照陆建军的设想,未来将在小学二年级到初中三年级的每个年龄段建立精英队,实现源源不断的造血。“初三之后有顶尖的苗子就可以进入上海上港的U16梯队,签订工作合同,其他人可以选择其他的职业俱乐部。”陆建军说,“实在没踢出来的,也可以上大学,然后来俱乐部担任青训教练。”如今,精英队已经小露锋芒,年龄最大的U11队去年在日本福冈举行的一场青少年邀请赛中,横扫各支当地球队获得冠军。

“英国为何有很多很小的百年俱乐部?就是因为他们在扎实地做青训。”通过青训形成自我造血功能,实现俱乐部发展良性循环一直是陆建军的目标,但他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急于求成,而是牢牢扎根于嘉定区本地。“在130万人口的嘉定区做好青训也是不小的成就,冰岛30万人一样可以踢进欧洲杯。”陆建军说。踏踏实实做好青训,他们或许是个不错的榜样。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本报记者 刘硕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