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甲之变-金元足球放缓 洋风开始盛行

2017-11-07 15:5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大伟

回望刚刚落幕的2017中甲联赛,虽然与中超一样受到了金元足球、外援新政、U23新政和裁判水平等因素的影响,但与往年联赛相比,今年中甲也出现一种新现象:大投入未必有大产出,两支冲超成功球队更多是尊重足球的规律与球队的底蕴。新赛季升入中甲的两支新军,也让来年的中甲有了更多期待。

“恒大模式”不再吃香

广州恒大、河北华夏幸福、天津权健……中甲过去给人的印象是只要肯烧钱就能冲入冲超,因此中甲联赛的投入连年上涨。直到2016赛季达到顶峰,5677万欧元的全球冬季转会投入,力压德甲(5262万欧元)、英冠(4027万欧元)和西甲(3642万欧元)等多个欧洲联赛,居然排名第四,仅次于中超、英超(2.53亿欧元)和意甲(8705万欧元)。但在经历了史上最贵中甲之后,今年中甲投入有所回落,冬季转会窗口中甲联赛的转会支出达4965万欧元(约合3.65亿元人民币),位列全球第7。

有意思的是,本赛季中甲也不再是投入最高的球队实现了冲超目标。深圳佳兆业以2622.6万欧元的支出,在16支中甲球队中位列第一;武汉卓尔以677.8万欧元位列第二,但最终结果却是大连一方和北京人和成功冲超。北京人和的支出是477万欧元,排名第三,大连一方仅有135万欧元,排名第7。

深圳和武汉两队事与愿违,赛季初两队分别请来名帅埃里克森和费拉拉,踌躇满志,然而他们很快就光环褪去。两轮之后,1平1负的费拉拉下课,埃里克森虽然开赛5连胜,但之后却8轮不胜,并与队内核心徐亮之间爆发了矛盾,最终也被迫下课,联赛结束时,两队只收获了第五和第六的名次。这表明在恒大模式成功之后,“新土豪”靠大肆花钱“烧进”中超的做法,在中甲已然行不通。

大牌洋帅水土不服

与中超几乎洋帅蔚然成风相比,中甲联赛反而成了土帅的舞台。今年中甲开局阶段,各队呈现出洋帅多于土帅的格局,16支中甲球队中有12支球队选择了外籍教练,土帅只有王宝山、王波、李军和赵昌宏4位,其中只有两位土帅一直执教到本赛季末。但随着赛季的进行,很多洋帅,尤其是大牌外籍主裁判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费拉拉、埃里克森、洪明甫、亚森、洛克奇、科佩尔蒂诺、鲁斯米尔、林钟宪总计8位洋帅全部中途下课,到中甲赛季末,16支球队中的土帅已多达7人,最终土帅在数量上扳回了三城。

武汉卓尔与深圳佳兆业队在解雇费拉拉和埃里克森后,不约而同选择了土帅,陈洋和王宝山的中途接手起到了稳定球队的效果。此外,执教北京北控队的亚森,在赛季开局1平5负后被高洪波替换,高洪波接手后球队迅速反弹跳出了保级圈。大连超越陷入保级后,比利时人鲁斯梅尔被调整,原超越预备队主教练李国旭出任执行主帅,王楠担任教练组组长,最终在土帅组合的带领下,大连超越成功保级。上述3支球队都是洋帅变土帅后取得了明显效果。唯一土帅被洋帅取代的是北京人和,洋帅路易斯·加西亚来到后取得了巨大成功,前主帅王宝山下课后,人和队一路高歌猛进,最终提前两轮冲超成功。不可否认路易斯·加西亚的能力,尤其是他倡导的观赏性强的攻势足球,令人们眼前一亮。

大连一方、石家庄永昌、青岛黄海和上海申鑫4支球队的洋帅,执教了整个赛季没有变动,其执教水平得到了认可,4支球队分别排名第一、第三、第四和第七位。自从中超改制、甲B改中甲以来,每年冲超的中甲球队至少有一支是土帅带领,但今年加西亚和卡罗打破了这一定律,从这个角度而言,洋帅虽然在数量上有所减少,但仍然在中甲站稳了脚跟。

中甲扩军利弊并存

去年年底,中国足协曾表示,中甲联赛将在2017赛季增加至17队,并引进升降级附加赛。但今年3月初,中国足协又表示明年中甲暂不扩军,理由是每年增加一支球队会导致中甲球队总数是单数,导致每轮联赛会有球队轮空,如此到了联赛末段,在赛程安排容易引起争端。

中甲扩军有很多益处,下赛季U23新政和外援新政还将进一步加强。对于那些还无法在中超寻得一席之地的年轻球员来说,中甲甚至中乙都是不错的锻炼平台。中国足球联赛要想持续发展,联赛的金字塔底座就得不断扩大,扩军和培养年轻球员是两个合理的选择。此外,扩军将进一步扩大联赛的影响范围,提高其自身的商业价值。不过,即使维持16支球队的规模不变,中甲的市场潜力同样有待进一步开发。与中超版权五年卖出80亿元的天价相比,中甲的市场开发依然举步维艰。虽然中甲在上赛季告别了“十年裸奔”的尴尬局面,但实际上它仍是一个商业开发程度低、缺乏足够关注度的职业联赛。

近两年,坊间有不少关于中超和中甲扩军的传闻。本赛季中乙已经扩军至24支球队。而在中国足协的发展规划中,目前中超、中甲各16家俱乐部的状况或许还要维持一个赛季,真正的扩军方案要到2018/2019赛季才能得以施行。按照此前传闻的扩军计划,到2020赛季中超有望扩军至18支,中甲是20支。

但在目前的联赛环境下,扩军也有可能让部分俱乐部为难。据知情人士透露,中甲各俱乐部一赛季的分红目前不超过40万元,而目前一家中甲俱乐部一年的运营成本少则6000万元,多则上亿元,40万元的分红连“塞牙缝都不够”。由此可见,中甲联赛还需进一步加强市场开发和整顿管理,鼓励和支持俱乐部进行人才培养。如此中甲联赛才能成为中超联赛的最有力依托,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体系才能顺畅运行。

新面孔令人期待

下赛季中甲联赛的两个新面孔是梅县铁汉生态队与黑龙江火山鸣泉队,两队的出现都有故事。梅县铁汉生态球员领取的2500万元冲甲奖金照片,近日在网络上曝光,甚至引起了《镜报》等外媒的关注与感叹,他们认为中国各级足球俱乐部相当有钱。那么,下赛季这支升班马是否会祭出属于他们的“金元攻势”呢?梅县铁汉的前身是2003年成立的东莞南城,下赛季他们将与在中甲保级成功的梅州客家会师,上演中甲的梅州德比。同时明年中甲会出现3支广东球队,除梅州德比外,还有矢志冲超的深圳佳兆业。

另外一支升班马是黑龙江火山鸣泉队,它是哈尔滨2015赛季后,时隔两年再次重回中甲联赛,对于黑龙江这片足球荒漠来说,这一成绩足够奢侈了。2015中甲赛季结束后,哈尔滨毅腾迁往浙江,改名为“浙江毅腾足球俱乐部”。2015年冬天,黑龙江火山鸣泉集团收购了中乙球队安徽力天,并将主场安排在哈尔滨,这支球队延续了黑龙江球队对于足球的希冀。经过一个赛季的沉淀后,俱乐部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球队阵容全面升级,可谓不破不立。“中乙第二季”,火山鸣泉脱胎换骨,在成功冲甲后,哈尔滨球迷最期待的对决就是下赛季火山鸣泉与浙江毅腾的比赛,两支与黑龙江存在着恩恩怨怨的球队放在一块,看点肯定不会少。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作者:刘大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