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西班牙足球哲学 耶罗一手毁了斗牛士

2018-07-02 14:40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新华社莫斯科7月1日电 题:背叛西班牙足球哲学——耶罗一手毁了斗牛士

新华社记者郑道锦

在飘着大雨的卢日尼基球场,夺冠热门西班牙队遭遇了史上最为可耻的失败之一。其耻辱并不在输给实力弱于自己的对手,而在于这支西班牙队在全场比赛的大多数时间里没有让人看到赢球的欲望。“救火队员”耶罗从战略和战术两个方面一手毁了斗牛士。

如果说博斯克在四年前的巴西和两年前的法国对西班牙队的失利犯有战术性错误,那么耶罗这次在俄罗斯犯下的则是更为要命的战略性错误,他在前四场比赛中背叛了西班牙足球最为可贵的哲学——即“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的足球理念。

西班牙队2008年到2012年在欧锦赛和世界杯上连夺三冠,靠的是整体高速、在中前场充满精妙连续撕裂性配合、充满冒险纵深传球和过顶传球、每隔15分钟左右便能制造大好破门机会的tiki-taka;而耶罗率领的这支西班牙队在比赛中呈现的,是整体低速、在中后场充满无谓倒脚、只求传安全球而少有冒险纵深球和过顶球、大多时间毫无真正进攻威胁性和撕裂性的无价值传控,完美地将“劣币驱逐良币”在传控足球上演绎。

在对阵东道主的前80分钟时间里,西班牙队像是一支想赢球的球队吗?他们背叛了传控足球的精髓,踢着丧失了进取精神的假传控——他们只是在中后场无意义地进行倒脚,将经典传控足球变成了低速版传控、消磨时间的传控和毫无意义的传控。如果说他们凭借着对方的乌龙取得一球意外领先时这种做法还可以从“实用地守住胜果”来理解,那么当俄罗斯队利用点球扳平比分后,西班牙队仍在坚持这样毫无价值的伪劣版传控则令人费解:以强击弱的情况,强队往往要抓紧时间进攻,弱队才会希望消耗时间。但西班牙队全体球员似乎都不着急,依然若无其事地在中后场不断地无意义倒脚,似乎他们根本都不想抓紧时间赢球。

一支球队的足球哲学决定了其足球高度,耶罗的“哲学背叛”令西班牙队丧失了本质属性,将传控足球“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的精髓抽空,注入了“不择手段赢球”的理念。只是不同于一般的防守反击型球队,耶罗教给斗牛士的竟然是领先后通过消极倒脚的控制来消耗时间,而这种哲学上的背叛根本无法踢出真正的传控足球。

俄罗斯队的表现则与斗牛士形成鲜明对比,实力和技术处于下风的他们通过坚决的防守反击与西班牙人周旋。主帅切尔切索夫甚至在下半场前20分钟便连续用完常规时间的3个换人名额,派上切里舍夫和斯莫洛夫等进攻球员,向球队传递了“90分钟内解决战斗”的强烈信号。而耶罗这边却直到第67分钟才做出第一个调整派上伊涅斯塔,似乎安于接受1:0的结果。直到第80分钟派上阿斯帕斯后,斗牛士才在随后的时间里才展现出一定的进取精神和威胁性进攻,好几次打出精妙的连续配合威胁到对方球门,但在对方门将阿金费耶夫的高接低挡下未能破门。常规时间最后10分钟和加时赛阶段,西班牙队让人看到了经典传控足球的影子,但为时已晚。

除了战略错误之外,耶罗同时还犯下了战术错误,比如其重用的前锋科斯塔个人能力不错但基本游离于球队的战术体系之外,而更为适合传控踢法的阿斯帕斯却直到第80分钟才替换上场。正是阿斯帕斯在最后40分钟里激活了球队的进攻体系,屡屡制造杀机。问题是,耶罗为何直到第80分钟才派上阿斯帕斯,之前忍到第67分钟才上伊涅斯塔呢?如果其首发阵容便是如此,西班牙队和俄罗斯队是谁出局还未可知。这些战术层面的问题,记者在小组赛末战西班牙战平摩洛哥队的评论文章《“科斯塔幻觉”——斗牛士三大问题必须改变》中早有详细分析,而本场比赛斗牛士最后40分钟的改观证明了记者的分析结论:阿斯帕斯远比科斯塔适合目前的西班牙队,而只要斗牛士加快传球速度、增加冒险纵深球和多点射门,便能找回真正的自我。

如果洛佩特吉没有在关键时刻做出糊涂决定,耶罗这样缺乏大赛经验的教练又怎会仓促上阵救火?看看洛佩特吉带领的球队和耶罗带领的球队在哲学理念和具体战术上的极大区别,不由让人假设:如果本届世界杯上由洛佩特吉正常指挥,斗牛士怎会如此失魂落魄地止步于此?

但历史在现实的意义上无法假设,悲剧的事实已经发生,我们只能为伊涅斯塔感到莫大的惋惜,他在替补上场后展现出远高于队友们的求胜欲望和进取精神,数次展现出妙至毫巅的撞墙式配合技艺和高超的盘带能力。虽然小白的神勇已无力挽回一切,但他在球队整体消极的表现下依然奏出了华美的个人谢幕演出乐章,当他在赛后向观众挥手道别时,那一幕令人心碎。

最后,我们必须向东道主俄罗斯队致敬,“北极熊”踢出了一场极富战斗精神的比赛,如果保持这样的严密组织和上下齐心的团队精神,东道主后面有能力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作者:郑道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