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女足无奈解散 女足拿什么拯救你

2017-12-25 15:36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刘大伟

刚刚过去的周末,是天津女子足球悲伤的时刻。该俱乐部正式宣布,成年组女足队伍退出2018新赛季联赛,原因是目前的投入无法维系队伍的生存。这一消息在国内女足领域里一石激起了涟漪。有关不景气的女足联赛,低迷的市场和球员的生存待遇、出路保障等成了热门话题。

解散球队不忘全运

在这份公告中,天津女足俱乐部首先表示队伍不是解散,而是一种战略调整。天津成年组女足退出联赛的原因有3个,第一是达不到2018年女超联赛准入条件和评估标准;第二是从目前队员的年龄结构看,完成2021年全运会任务存在困难;第三个原因、也是最大原因是俱乐部预估该队明年要正常运营,总投入要在2500万至3000万元之间,这和2015年以前投入不到1000万元便能维持队伍生存已有天壤之别,目前天津女足俱乐部无法负担起这笔费用。

汇森作为一家私企,由于资金投入上举步维艰,其实早就萌生了退意。据记者了解,现在一支女超俱乐部的运营费用,单赛季投入要达到两三千万元,女甲俱乐部至少也要1000万元,这个数字让汇森难以承受。公告中特别强调了战略调整,据了解,这话的意思是天津女足俱乐部与长春达成了协议,天津有8名成年队队员和5名梯队队员将加盟长春女足,条件是后者还要代表天津参加4年后的全运会,其中包括韩鹏、王珊珊、朱钰等5名现役国脚。这等于说,虽然天津女足俱乐部没了,可她们为天津争夺全运会荣誉的任务也不能放弃。

除了上述13人外,天津队内冯雅荻、李香林、赵丽丽、刘艳梅、陈苗苗等老将面临退役,而其他球员将何去何从?目前俱乐部并没有说法,恐怕只能自谋出路。据天津《今晚报》透露,更多队员只能无奈选择退役。前不久,天津女足队员还参加了亚足联——中国足协C级教练员培训班,不少人也会由此转型做教练。 

国脚心寒令人唏嘘

“从2004年10月进入天津队到现在那么多年,眼下就这样解散了,心里比外面的天气感觉还凉。把东西都拿回家,什么都不留下,只留下了我的青春……”天津女足国脚韩鹏在社交网络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背景照片里全是自己的装备。而这段话,让很多人感觉心寒。

解散的消息令天津女足队员猝不及防,上周五上午10时,天津女足队员们被通知到俱乐部开会,听到球队即将解散的消息,大家面面相觑,而一开完会,俱乐部就让女足队员一周之内把宿舍里的东西清走。天津城建大学是天津汇森女足的大本营,而这一纸通知,让姑娘们感觉:家没了,也无家可归了。

尽管关于俱乐部运营不下去的消息,早在今年天津全运会时就风闻过,但真正到了这一天,天津女足队员们还是无法接受。“我们一直以为会有新的老板来,但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韩鹏说,“天津女足为什么总经历这些动荡,我实在想不明白。其实这个事情对于天津足球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我们去年成绩这么好,全运会拿到第二,最后还是迎来这样的结果,真让人看不到希望。”

缺钱是目前多数国内女足俱乐部面对的严峻问题。今年在天津全运会上大放异彩的上海女足,实际上日子同样不好过。由于没有赞助商,本赛季上海女足把主场从虹口足球场搬回了上海大学的校内体育场。中超男足队经营一支女足球队的提案喊了多年,至今却一直没有实施。相比之下,江苏苏宁和大连权健女足有对应的男足俱乐部提供资金,长春女足俱乐部也有私企提供赞助,这3支是女足联赛中最不缺钱的队伍,但更多的女足俱乐部则是像天津女足俱乐部这样,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

女足发展举步维艰 

天津汇森女足解散看似是投资人独木难支的无奈退出,实际上折射出的是整个国内女子足球运动生存与发展的艰难状况。

据悉,目前中国足协每年用以支持国内女足赛事的补助大概在1000万元,这个数字看上去不小,但对比一下中超或者中国之队的赞助来看,数量则少得可怜。相比于资金充裕、如火如荼的中超联赛,女超联赛赛场冷清、球迷寥寥,球队成绩与表现无人问津。中国足协从2015赛季对女超联赛进行了全面改制,实施了升降级制度、提高了奖金、恢复内外援引进,还找来冠名赞助商,并发售信号版权。然而随着今年初赞助商的退出,女超联赛又陷入了无人问津的地步。没有关注度,自然也就没有赞助商的投入。

不仅女足联赛如此,就连国家队女足都几乎成了自娱自乐的项目。女足关注度已跌至谷底,一线采访记者也少得可怜,中国女足此前竟然连国家队换帅都悄无声息地进行,如此运动项目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每年完成比赛任务。女足球员境遇如此,球员出路不佳、缺乏保障,也无法吸引更多人投身于女足事业,长此以往形成了恶性循环。

在刚刚结束的男足职业俱乐部武汉会议上,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表示:“中国足协将与教育部门加强合作,与高校共建高水平俱乐部,打造女足高校联赛,确保女足的可持续性发展。”可在会议的第二天,天津女足即宣布“解散”,这无疑给了中国足协当头一棒!可见口号喊得再响,也不如政策落实得好。

天津女足的退出,给明年女超联赛带来一些不确定性。汇森退出后,如果中国足协确认有一支球队递补参加明年女超,那么第一候选球队就是河北队。中国足协将在随后做出决定,明年女超联赛参赛球队总数是减少还是递补?赛程是不是要重新编排?中国足协有没有相关预案和应对机制?一系列问号,还在等待着中国足协去拉直。

责任编辑:戚连民(QE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