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万人涌入神农架 滑雪“搅”热湖北冬季旅游

2019-02-26 09:24 湖北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30多万人涌入神农架 滑雪“搅”热湖北冬季旅游

脚踏滑板、手持雪杖,在白雪皑皑的山间,风驰电掣般俯冲而下。

这个冬天,在鄂东九宫山、英山桃花冲和南武当,在鄂西五峰、神农架等地,数十万名滑雪者将原本冷寂的冬季游搅得火热。

“三亿人上冰雪”,这是中国申办冬奥会时向国际奥委会的郑重承诺。在北京冬奥会感召下,冰雪经济如今正成为各路资本争抢的风口,荆楚大山深处的滑雪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30多万人次涌入神农架

银色山野静寂,雾凇、冰挂。2月14日,神农架云雾弥漫,在海拔2380米的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两层服务大厅矗立山间,二楼餐饮、休憩;一楼为租赁雪具及入场服务区。9点开场,一楼已有300多人换装、排队入场。

“去年12月8日开业,已接待11万人次,营收过2000万元。”在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干了15年的副总经理李光红说,2017-2018雪季有9万人次。2018-2019雪季还有20多天,突破20万人次问题不大。

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建于2004年,是湖北最早的滑雪场,经营主体几度易手。鄂旅投2010年接盘,先后投入1.5亿元,对场地、装备、道路不断改进,2014年扭亏为盈,去年入围“2017中国滑雪胜地排行榜”十强。

夜幕低垂,神农架游客集散中心木鱼镇,一辆接一辆旅游大巴持续驶入,霓虹闪烁,餐馆张灯结彩。有“猫冬”传统的神农架人,如今春节很忙碌,“初一开始,旅游团餐每天有十几桌。”野菜源餐馆胡老板说。

酒足饭饱,一些游客驻足木鱼“晒心洗肺”,一部分游客前往几公里外的龙降坪国际滑雪场。这里主打夜间滑雪,七彩射灯将白色旷野照得空灵梦幻,正是情人节之夜,少男少女联袂滑翔,好不浪漫。“夜滑一直持续到23点,可入驻滑雪场森林酒店,泡个温泉。”龙降坪滑雪场主管杨柳说。

“神农架林区有5家滑雪场,上个雪季共接待15万人次。”李光红预计,这个雪季5家雪场接待总量会突破30万人次,大批滑雪客进入,有力弥补了神农架冬季旅游空当。

16家滑雪场营收都不错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上个雪季,我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1.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2700亿元,已形成全球最大的初级滑雪市场。

冰雪经济爆发式增长,雪场资源的稀缺性,引来各路资本竞相布局。

据湖北省体育局统计,我省建成营业的滑雪场有16家,在建4家。

神农架林区加上周边房县、保康的2家滑雪场,这8家滑雪场扎堆,占了全省数量的多半。

地处三峡大坝和湖南张家界之间的五峰国际滑雪场,2018年12月8日开业,至今年2月14日,这座“云顶滑雪场”接待量突破5万人次。

通山九宫山滑雪场、英山桃花冲滑雪场、大别山南武当滑雪场、百里荒滑雪场,也迎来客流高峰。

英山桃花冲滑雪场是一位河南籍老板,他运营6座滑雪场,还在全国寻找新址。

兴发集团投资神农架巴桃园滑雪场后,投资3亿元建五峰滑雪场。

中诚信集团看中海拔2000多米的巴东绿葱坡,正投资40亿元建设滑雪场及高山度假小镇。

据估算,一个面积3万平方米左右的中等滑雪场,投资额约2000万元,主要是场地平整、服务大厅及购置造雪机和轧雪车费用。与北方不同,南方雪场选址条件苛刻:海拔必须在1000米以上,阴坡,利于存雪。在神农架,2000米海拔以上阳坡也行,其经营期70多天,比低海拔营业时间长20天左右。

南方雪场易融化,雪层厚度至少30厘米,一般80厘米。低海拔雪场在温度0℃以下、湿度70%以下时,需要每晚造雪,以保证一定雪量。因此南方雪场的成本,主要是人工费用及造雪机电费。

“南方游客到神农架观光式滑雪,费用比去东北节省三分之二。由于温度适宜,体验更佳,现在神农架国际滑场广东客已经占40%。”李光红说。

滑雪场营收如何?桃花冲雪场主管齐建全说,如果从当季财务指标看,日均达到200人就能赚钱。中等雪场滑雪季约50天,按每天200人算,一个雪季1万人,以人均最低消费200元,即租用雪鞋、雪板、雪杖“三件套”费用来算,就是200万元。一个雪季两个月时间,人员工资及电费可控制在150万元以内。

北方雪场90%以上的游客自带装备,只买门票,很少请教练,消费较少。南方雪场主打旅游式滑雪,90%的游客租用设备,60%的游客会请教练,人均消费500元以上。

南方雪场多依托景区而建,配套冰雪休闲、森林康养、度假别墅等多种业态,滑雪作为补齐吸引冬季游客的一个手段,雪季结束后,马上转入滑草、赏花等其它经营。

经营滑雪行业多年的李光红非常熟稔:“目前,全省16家营业的滑雪场效益都还不错。据估算,一个中等雪场,经营得好,5年即可收回成本。”

比拼资本、资源和交通

截至2017年,全国有724家滑雪场。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提出,到2022年,全国滑雪场数量要达到800座,争取1000座,直接参与冰雪运动的人超过5000万,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2022年,国内滑雪人口渗透率达到2%。我省以6000万人计算,这将是百万量级的消费市场。

冰雪经济方兴未艾,竞争也相当激烈。

李光红说,2016-2017雪季是神农架国际滑雪场营收的一个高点。“因为当年暖冬,省内很多滑雪场无法造雪,我们海拔高,占尽先机。”

“幸亏去年12月底来了股寒流,否则很多海拔低的中小雪场难以开张。”五峰国际滑雪场总经理王红刚说,滑雪场现在比拼是资源、资本和交通。海拔2000米以上的优质雪场资源被大资本抢占,后续投入越来越大,中级道、高级道成为大型滑雪场的标配,这需要配建魔毯、缆车等硬件,加上后期的维护升级,投入巨大。

李光红认为,对于中小雪场来说,随着竞争加剧,精细管理、主动培训初级滑雪爱好者,才是生存之道。

据介绍,国外初次滑雪人群变为滑雪爱好者的转化率为20%,国内仅为1%。把消费人群转化成爱好者,缺少重要桥梁——培训。湖北16家滑雪场教练均来自东北,他们的收入与滑雪场采取分成制,其中有体育老师、在校学生、打工者,教学标准良莠不齐,多数只能教些减速、刹车等基本要领。

省体育局表示,将组织滑雪教练培训,推动滑雪运动进校园活动。为备战北京冬奥会,湖北组建冰雪项目运动队,20人入选国家队,将以竞技冰雪运动带动群众的参与热情。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