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时隔32年再包揽混双冠亚 对手亦在试阵练兵

2018-08-30 11:32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国乒时隔32年再包揽混双冠亚 对手亦在试阵练兵

北京时间8月30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乒乓球比赛将进行混双决赛。而在昨晚的两场半决赛中,林高远/王曼昱、王楚钦/孙颖莎两对中国队组合分别战胜各自对手,国乒继1986年汉城亚运会后,时隔32年再次以包揽的方式拿下亚运混双金牌。在混双确定成为2020东京奥运金牌项目的北京下,国乒这是透露出非常明显的信号,首枚奥运混双金牌我们肯定要争。从这次亚运会混双的情况看,许多亚洲对手都在尝试新的组合,为东京奥运混双争牌厉兵秣马。

乒球混双主要靠个人能力

与羽毛球的混双概念不同,乒乓球的双打与网球类似,主要靠的是球员的个人能力。而混双来说,更多的是取决于男子选手的能力。拿网球举例,为什么中国金花郑洁晏紫首先从双打实现的突破?因为很多单打精英球员都不屑于来打双打。而混双更是这样,几乎很少有单打的顶级名将去大满贯赛场上去争混双金牌的。

在亚运会舞台上,梁戈亮/郑怀颖在1974年中国队首次参赛的时候就决赛击败一对韩国组合拿到混双冠军。1978年到1986年,国乒以连续三次包揽冠亚军的方式实现三连冠。随后1990年邓亚萍/韦晴光夺冠,1994年邓亚萍/孔令辉登顶,1998年王励勤/王楠为中国队实现亚运会混双七连冠。

中国一向将亚运会当做备战奥运的练兵场,至于亚运会上的混双更是这个练兵场上的“小实验室”。1990年我们让邓亚萍/韦晴光配对,当年28岁的韦晴光是奥运冠军是前辈,邓亚萍当时是18岁的小姑娘。四年之后的广岛亚运会,邓亚萍又肩负起带19岁的男线新秀孔令辉练兵的重任。1998年曼谷亚运会邓亚萍没参加,20岁的王楠、20岁的王励勤就组成了超新星组合参赛。

前几年混双被当做交流平台

由于国乒长期在国际顶级赛场上大包大揽,也引起了业界对乒乓球这项运动发展的担忧。中国乒乓球队从好几年前开始,有时候就适当地在一些大赛中“放水”,含金量相对低一些的混双冠军,会被故意“战略放弃”。而2015、2017年的两届单项世乒赛,国乒更是热情大方地邀请别的协会,派球员与我们的主力配对,目的就是为了加强交流、给其他协会的球员更多的登顶世界大赛冠军领奖台的机会,促进乒乓球项目的推广和发展。

中国队在亚运会混双项目上唯一一次失手是2002年釜山亚运会,当时马琳/李楠、王励勤/王楠都进入了混双四强,但分别不敌各自对手无缘决赛,那届的混双冠军被中国香港的帖雅娜/张钰获得。2006年的多哈,是马/王楠夺冠,2010年广州亚运会是许昕和郭焱登顶。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国乒在大赛中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放水”。2013年巴黎世乒赛,中国台北的陈建安庄智渊获得男双冠军,朝鲜组合金赫峰/金仲混双夺冠。2014年仁川亚运会,我们派出的两对混双参赛球员是樊振东/陈梦和周雨/武杨。这两对组合都很年轻,当时陈梦20岁樊振东才17岁,两对国乒组合止步八强,朝鲜组合金赫峰/金仲获得混双冠军。

2015年苏州世乒赛,许昕与韩国女将梁夏银搭档获得混双冠军。2017年的杜塞尔多夫世乒赛,中国队派遣世界冠军方博与德国的索尔佳配对,让女将冯亚兰与丹麦帅哥格罗斯配对。这次因为两对跨国组合配合比较生疏,最终是日本的石川佳纯/吉村真晴组合获得冠军。

亚运混双较量是2020前哨战

这次亚运会中国队派出的两对参加混双的球员林高远/王曼昱、王楚钦/孙颖莎,也都是两对非常年轻的组合,但从实际战果来看国乒给他们下达的参赛目标就是要包揽这块亚运金牌,要在亚运会这个赛场上让我们的对手看看,只要我们一重视,对于中国来说混双金牌也是想拿就一定能拿的。

有个需要指出的现象是,这次亚运会混双比赛,第一轮到半决赛都在一天内进行,两对中国选手一天内各自都打了四场球,比赛密度比较大。而奥运会更是这样,看似乒乓球金牌由原来的四块增加到五块。但赛程也几乎不会变,参赛人员也几乎不会增加,我们的主力球员必须在这种高强度的赛程中脱颖而出。

从这次亚运会混双八强阵容看,各个协会都在努力尝试搭配最强组合,为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做准备。八强中除了两对中国队组合,还有韩国队的林仲勋/梁夏银、中国台北队的陈建安/郑怡静、中国香港队的何钧杰/李皓晴、印度队的阿昌塔/巴特拉、新加坡队的高宁/于梦雨,以及朝鲜队的宋吉安/车孝心。其中印度队、中国台北队、新加坡队都是他们目前拿得出手的最强混双组合。

就目前国乒内部残酷的竞争形势分析,林高远、王曼昱、王楚钦、孙颖莎四人能不能拿到奥运参赛资格还难预料。但他们这次亚运会帮助中国队实现对混双项目的包揽,传递出的信号就是——两年后的奥运混双金牌,我们会非常看重的,到时候我们的主力一出手,别的对手要想争这块金牌就没那么容易了。

责任编辑:黄业(QS0001)  作者:慎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