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促成“粉丝效应” 或成为体育发展新力量 第38期

2017-09-05 11:44   作者 姜雪峰    编辑 张龙(QV0010)

孙杨、张继科、宁泽涛三人被公认为本届全运会最具影响力的明星,有他们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一大群粉丝。当体育明星成为娱乐明星和实力网红,当体育比赛变成演唱会般的场面,似乎改变了体育的观赏方式,由运动员的个人魅力引来粉丝关注体育,进而带动项目推广和发展,也不失为一条捷径,值得其它冷门小众运动项目借鉴。

孙杨、张继科、宁泽涛“粉丝应援”成为全运会风景线

9月3日天津全运会自由泳百米大战来临,备受关注的宁泽涛闪亮登场,惊艳全场,与其同时,宁泽涛的粉丝们也几乎包场游泳馆,为他加油的声浪此起彼伏。再加上为孙杨加油助威的粉丝,让天津奥体中心游泳馆成为全运会人气最高的场馆,全运会游泳比赛更是一票难求。这样的场面也同样出现在全运会乒乓球赛场,当张继科出现时,看台上的粉丝齐声高喊加油。

孙杨、张继科、宁泽涛三人被公认为本届全运会最具影响力的明星,有他们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一大群粉丝跟随。手中拿着整齐的标语,穿着印有偶像头像的T恤,带着明星名字的灯牌,目光紧紧盯着偶像的一举一动,声嘶力竭地喊着加油,时不时拿出手机拍照记录这一刻,这是标准粉丝的日常,她们管这叫做“应援”。

这种以前只会在大牌明星演唱会出现的场景,如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游泳、乒乓球等体育赛场,并且与中超CBA等足篮球比赛的“应援”有着很大的不同。足球篮球比赛更能吸引男生关注激烈火爆的对抗场面,而这些隔网相对,或展现个人体能和身材的比赛,更能吸引女生关注运动员本身。体育也不再是男生的专利品,越来越多的女生也从中找到乐趣。

自从去年里约奥运会后,张继科、马龙、朱婷、惠若琪、孙杨等实力与颜值兼备的运动员吸引了大批的粉丝。经过一年时间的“发酵”,这些网红运动员的粉丝已形成规模,整齐划一,天津全运会就成为粉丝展示自己,应援偶像的最好平台。

宁泽涛的粉丝自发众筹给记者们“送礼”,恳请媒体多关注宁泽涛;孙杨的粉丝制作了一面玫瑰花墙,还为孙杨举办了职业生涯第100金派对;张继科的粉丝制作了巨幅海报,并一路狂追目送安慰意外出局的张继科。她们的付出只为让更多人支持自己喜欢的运动员,这在历届全运会都极为少见,代表了中国体育未来崭新的发展方向。

当体育明星成为娱乐明星和实力网红,当体育比赛变成犹如演唱会般的火爆场面,似乎改变了体育的观赏方式,由运动员的个人魅力引来粉丝关注体育,进而带动项目推广和发展,也不失为一条捷径。中国体育在“粉丝效应”趋势下,开辟了一条推广运动项目发展的新路,值得其它冷门小众运动项目借鉴。

“迷妹”是推广体育发展的重要力量

这些为之疯狂的粉丝们大多都是90后女生,被称为“迷妹”,她们成长在社交媒体发达的网络时代,依靠贴吧、微博迅速聚集成一定组织规模,形成整体。并成功地把娱乐明星的那一套应用到体育明星,不仅提高带动了体育明星的关注度,还吸引越来越多的粉丝加入,成为中国体育的一种新现象。

其实,娱乐和体育并不分家,体育是娱乐的重要来源。从田亮到邹市明,体育明星进入娱乐圈也不再是新鲜事儿,像追求娱乐明星那样追求体育明星也是一种必然。

这也给一些小众的冷门项目开辟了推广新路径,那就是借助娱乐的粉丝效应带动项目发展,天津全运会的击剑比赛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上海击剑“小鲜肉”董力,从一个成绩并不出众的运动员成为“击剑男神”,只因参加一档亲子真人秀大获好评。这次全运会董力的成绩并不好,但并不影响现场大批粉丝的支持,为他加油的人甚至已经超过了获得金牌的雷声。这种现象应该值得我们思考和挖掘。

不过这些“追星族们”有的还称不上真正的体育迷,因为她们或许看不懂比赛规则,有的人也不会打球或游泳,但这并不妨碍她们追星和推广运动。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些粉丝虽然目前是外行,可能看不出精彩的技术,但是外行与内行是相通的,从喜欢一个运动员入手开始了解体育项目,并喜欢上体育,带动周围更多的人观看参与,那么这项运动必然会得到更好的推广。

比如棒垒球已经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但在中国还是小众的冷门项目,关注全运会棒垒球的观众和记者寥寥无几,值得我们反思。前些天由TFboys主演的棒球题材电视剧《我们的少年时代》热播,就为推广棒球运动在中国发展做出表率,值得借鉴。

作为粉丝,她们能为偶像的突破而兴奋雀跃,也能为偶像的失利而伤心哭泣,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恐怕已经超越了体育比赛本身,是中国体育宝贵财富之一。而这些粉丝是广大体育爱好者群体的新生力量军,无论是喜欢运动员也好,还是享受赛场氛围也罢,都是从另一个新视角去接受和传播体育运动所带来的魅力所在。利用好“粉丝效应”能为体育项目创造更大的人气和价值,逐步完成“粉丝经济”的整体规划,这种另辟蹊径的推广模式或许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成为体育改革的新方向,体育发展新力量。(文/姜雪峰)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