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改革创新才能让“铿锵玫瑰”重返世界一流 第46期

2017-11-01 14:48   作者 姜雪峰    编辑 张龙(QV0010)

虽然我们经常拿中国女足在世界上的地位与男足作对比讽刺,但除了成绩,女足在各个方面与男足都不在一个层次上,这就不难理解许多女足队员早早退役转型了。中国是女足运动开展较早的国家,在女足改革发展上我们也可以走在世界前列。甚至可以考虑“男足反哺女足”,从中超中甲的收益中拿出一定份额反哺女超女甲。

在上一篇【深评】文章中,笔者提出中国女足不只是“铿锵玫瑰”,还要做“傲雪冬梅”面对如今女足市场的大环境和中国女足的地位,女足姑娘们必须在逆境中成长,开始一场逆袭之路。但关键还是要遏制女足人才的流失,提高女足的职业化水平,缩小与男足之间的待遇悬殊差距,必要时可以依靠男足的“反哺”,促进中国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

强大的历史底蕴难掩人才流失的尴尬

我们都知道,中国女足是一支拥有强大底蕴的队伍,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女足是世界顶级强队,从那时也留下“铿锵玫瑰”的称号,可以与中国女排相媲美。但随着孙雯、刘爱玲等名将的退役,中国女足没有出现这样后辈力量的补充,再加上欧洲、南美和亚洲的日本等国加强对女足的重视,中国女足连年走下坡路。2001年以后主教练几乎是一年一换,中国女足在争议中跌入低谷。

直到2012年在郝伟的带领下有了很大起色,中国女足重回世界杯八强。2015年出台《中国足球改革方案》加大了足球改革和投入,法国女足名帅布鲁诺出任主教练至今,中国女足有迎来新的发展良机,最显著的成绩是在去年里约奥运会上闯进八强。

《中国足球改革方案》中对女足的定位是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虽然距离这个中期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女足进步的势头,具备了缩小差距的信心和能力。不过女足发展的客观环境却在逐渐断送这来之不易的优势,很多有潜力的女足队员不得不面对是继续踢球,还是上学转行、结婚生子的人生选择。

今年全运会U18女足亚军的广东女孩熊熙,在比赛结束第二天就选择退役上学,着实令人对这位极具天赋的球员感到惋惜。但熊熙只是众多退役转型女足运动员中的一员,中国女足主帅布鲁诺透露,全运会后有五六个可信任依靠的队员退役了。中国女足的人才在流失,还如何重返世界一流?

女足改革,中国可以走在世界前列

促使女足队员提前退役转型的原因有很多,从宏观视角来看,是中国女足在各方面的投入资源不足,产业化不足以及市场化运作不够,微观到个体层面,最主要的表现还是女足的薪资难养家,对未来女足的地位和市场没有信心。尤其是与男足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就拿国内联赛为例,2015年当中超迈进80亿时代时,而女足联赛才刚刚划分为女超和女甲,有了赛事转播。

今年的女超联赛10月7日“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最终大连、长春、江苏女足分获前三名,没有什么新闻报道,没有什么影响力,更很少有球迷关注,看台上空空的座椅反映出女足的“孤独”,同样是中国足球最高等级的联赛,女超与中超差距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虽然我们经常拿中国女足在世界上的地位与男足作对比讽刺,但除了成绩,女足在各个方面与男足都不在一个层次上,这也就不难理解许多女足队员早早退役转型了。当然女足的市场职业化程度并不高,与男足相差悬殊,也是世界足坛共同面对的差距和亟待弥补的方向。

中国是女足运动开展较早的国家,在女足改革发展上我们也可以走在世界前列。中国的足球改革不能片面地集中在男足,也还要向女足倾斜,要在政策上给予女足联赛和俱乐部更大的扶持。要以俱乐部为核心,加强资本在女足中的作用,推动女足职业化进程,进而促进女足青训体系的建立和完善。

必要时应该借鉴男足的职业化进程,打造一些明星化的球员,培养一批球迷,甚至可以考虑让“男足反哺女足”的办法,从中超中甲的收益中拿出一定份额反哺女超女甲。一些足校也可以降低标准,扩大招收适龄女孩学习足球。总之,要探索多种创新改革举措,助力女足迎来新的春天。(文/姜雪峰)

相关阅读:中国女足不只是铿锵玫瑰 更是傲雪冬梅

往期回顾